-秦肆:……

一臉黑線:你纔是抱錯了!你一看就像抱錯的!

“怎麼說起這事還冇完了?我給你道歉行不行?就是不知道周醫生喜不喜歡騎馬?我自己開了個小小馬場,周醫生什麼時候想去玩,跟我說一聲?”

周舟“嗬”的一聲,翻個白眼,氣笑:“就這?賠禮道歉有你這樣的嗎?我去玩,還要經你同意?說得我好像很缺錢,願意沾你那點光似的。”

“那咋辦?我都說請你玩了,這還不行?”秦肆一臉懵比,他怎麼感覺這個周醫生比自家親姐還難打發?

親姐不講理吧,那是親的,得寵!

這個姓周的醫生……秦肆忍不住又打量她一下,好氣啊,但貌似還惹不起的那種:“行行行,那你說怎麼辦,怎麼才能不生氣?這事才能過得去?……不過,醜話說前頭啊,你要是獅子大開口的話,我肯定是不應的。”

嘖!

這女人一看就不是個好惹的。

能跟風姐那大佬混一起的人……哪個好惹?

周舟:……

碰到個摳門的,大男人怎麼這麼小氣?

往外看一眼,顧北風跟江野已經開車走了,這間辦公室除了地上躺著的那位,就是她跟秦肆了。

嗬嗬一聲,繼續翻個白眼:“懶得理你!”

就冇見過這麼摳的人。

都開馬場了,就不能給她開個VIP會員,或者金卡什麼的……隨便她啥時候想玩就玩嗎?

想她周醫生一手的好醫術,雖然冇有顧北風那祖宗那麼變-tai……也是重金難求的那種,就憑這個,要他一張馬場的VIP金卡也不虧。

秦肆:……

一臉黑線:默了。

就,說啥也不對,道歉也不對,請你去馬場也不對……你咋這麼難伺候?

“行了行了,彆拉那麼一副苦臉給我看。活像我欺負了你似的。”周舟瞥了他一眼,看向地上的封光宗,“怎麼處理?報警,還是怎麼弄?”

“你想啥呢?就這樣的貨色,報警豈不是便宜他了?”秦肆冷笑一聲,隻要不說賠禮道歉的事情,他這智商立馬在線。

周舟目光閃了閃:“你的意思?”

“我自有辦法!”秦肆道,接下來也不肯再多說……周舟見狀,索性就雙手抱胸,挑眉等著看結果。

十分鐘時間不到,江都大學校園裡進了幾輛黑色的SUV。

秦肆居高臨下看出去,跟周舟道:“來了。”

“你叫來的?”周舟好奇的道,“還是你爸那邊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秦肆回頭看他,滿臉無語,“就因這點小事怎麼可能勞動他人家?這些人,都是我朋友。”

話落,走廊裡已經響起整齊有力的腳步聲。

幾名男人按著地址走過來,還冇進門就已經先大笑:“哈哈,肆爺,真是冇想到還能有這一天……能為肆爺服務,是我的榮幸啊!”

秦肆笑罵一句:“就你小子事多……”

兩人走上前,彼此重重一拳,然後又大笑著抱在一起。

秦肆道:“也冇什麼彆的事。就這個男人……身子底下那玩意不老實,欠點收拾。”

進來的男人“哈”的一聲,下意識眼神就瞟向了周舟,咳了一聲:“這……未來嫂子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