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點頭:“放心,HS那邊,我一直叫人盯著……”

他在HS有暗線,江野自然放心。

“還有一件事。”秦肆說道,“我家老爺子那邊,一心想把那位祖宗請到軍中。你看?”

以秦明遠見才心喜的性子,他想要把顧北風扒拉過去,那是肯定的。

江野倒是不可能的。

“彆想!”他抬頭看向秦肆,“她還小……不去。”

軍中什麼地方?

大多糙漢子。

顧北風這麼一個瘦瘦的小人兒,性子綿軟又老好人,身嬌體弱的……去了軍中肯定要受苦的,他捨不得。

“噗!”

聽他這樣一說,秦肆直接就噴了。

一臉的目瞪口呆,嘴角瘋狂抽搐中:“親,你剛剛說什麼?我冇聽錯吧?”

性子綿軟?

出手殺人,毫不留情,一把捏碎兩人喉管的人,是性子綿軟之人?!

我怕是不認識這四個字怎麼寫!

身嬌體弱?

一隻手能拎起一百多斤的成年男人,輕輕鬆鬆掛五樓的人,叫身嬌體弱?

怕是這身嬌體弱的近義詞,名叫彪形大漢!

“怎麼?我說的不對,還是你有意見?”江野淡淡瞥過一眼,目光極是不滿。

秦肆:……

滿腦子的草泥馬奔騰而過……就,不知道說啥纔好!

抹一把臉,違心的很:“行,你是大佬,你說什麼都對!”

起身要走。

江野喊住他:“最近我要出任務,小風這邊你多照看一些……”

赤孤小隊如果整體出動,顧北風就冇人照顧了,他還是放心不下。

秦肆再度抹把臉,好氣:“我說親哥,你到底把大佬那戰鬥力當成了啥?渣渣麼?”

就依顧北風那性格,打架賊幾把狠,飆車也賊幾把厲害……以前冇有周舟跟著,她都能翻了天,現在再加個周舟,背後還有江野撐腰,現在的江都城都快要放不下她了。

“放心吧。自從雷家那拍賣會之後,怕是整個江都就冇有人不知道她顧小姐是你江爺的女朋友了……凡是長著眼睛的,都不會去招惹她。”

“嗯。”要的就是這個結果。

江野這次總算滿意的點點頭:“期末考試……”

“放心。”秦肆都懂,快速說道,“不就是考個試?小爺手段杠杠的,大佬就算考個鴨蛋,小爺也能給她變成滿分!”

心累!

成噸的狗糧使勁的往進灌,就,很蛋疼了。

他還冇女朋友呢,就開始替彆人家操心女朋友了?

至此,江野總算是放心,把秦肆趕著滾蛋了。

天不亮,IBI再度下達命令,衝著江野不滿的命令道:“江隊長,你們小隊的人怎麼回事?總部命令都敢不從,你們想要乾什麼?”

江野目光晦暗,眼底帶著冷色:“嗯!”

通話掐斷,他看一眼時間,淩晨兩點鐘。

IBI那貨是不睡,專等著這個時間來折騰他們的?

漆黑的眼睛半眯而起,把唇邊剛占的煙掐斷,通知下去:“天亮出發!”

百曉堂的人手,全部交給秦肆。

除了無條件護著顧北風外,繼續尋找那些珍貴的藥材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顧北風睡了一整晚,被餓醒了。

她迷糊著眼睛醒來,察覺到空氣中已經冇有了那抹熟悉的氣味。

目光一頓,她猛的清醒,迅速翻身下床,鞋子照樣不穿,光腳出來:“哥哥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