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八點鐘的時候,顧北風從樓上打著哈欠下來,江老爺子吃了早飯,鍛鍊之後,正在沙發裡靠著看報紙。

看到她下樓,老爺子立時樂嗬嗬的招手,跟這小姑娘道:“小風啊,聽張媽說,你五點就起來了……起這麼早,睡飽了嗎?”

顧北風乖巧的過去,坐在老爺子身邊:“睡飽了呀,張媽做的飯好好吃……我吃好了又去睡了回籠覺的。”

“唔,那還行。瞧這小臉紅樸樸的,真是好看。”江老爺子一臉慈愛的說,又問她,“早飯要不要再來點?”

“不啦!好飽了。”顧北風心裡有事,她搖搖頭,跟老爺子道,“爺爺,我馬上要期末考試了,這幾天就不過來了……我再幫您把個脈吧!”

怕是以後幾天都不會再有時間過來,對於老爺子的身體,她得做到心中有數才行。

唉!

哥哥一個人偷偷跑了,扔下她一個人,怎麼想都委屈呢!

她得幫哥哥照顧好江老爺子。

“好好好,還是小風貼心啊,比那臭小子貼心多了。”老爺子樂嗬嗬的伸出手,真是怎麼看這小姑娘都好看。

無論還是眉眼,還是脾氣,都格外對他的味口……他是認定了這個孫媳婦!

不過,唯一不好的,就是太瘦了。

回頭還得使勁的補,要多長肉纔好。

“爺爺,您最近睡眠不錯,身體也在好轉中……繼續保持就好啦!”顧北風放了手,一臉輕鬆的說,“爺爺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……那小藥丸你記得吃,冇了我再送過來。”

說到那小藥丸,老爺子更是歡喜的不行:“小風啊,你那小藥丸真是不錯呢,爺爺吃了這些天,眼睛都好使了幾個度……對了,你那是什麼朋友?這樣的特產還多不多?要是有的話,爺爺想多買點,送幾個老朋友。”

江老爺子活到這把年紀,能得他認可的朋友,也絕對不是什麼尋常人。

隻是,這種藥丸,拿去送人?

顧北風:……

就,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隻是點頭答應一聲:“嗯,等回頭有空了,我問問我朋友……”

從江家老宅離開,顧北風隻帶了一個黑色的雙肩包扔在背上,頭上壓了頂棒球帽,跟前來接她的周舟說道:“去醫院。”

經過這兩天的休養,孟歌傷情也好了點。

見到顧北風進門,立時從床上掙紮著坐起:“風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顧北風進門,周舟關門。

兩個女人,一個乖巧,一個冷豔,不同的穿衣打扮,不同的穿衣風格,卻都是大佬,也都是相同的氣場,一個比一個更厲害。

“出息了,能把自己作進醫院,你這本事越見厲害了。”周舟斜他一眼,抱胸而立,出口就是挖苦。

孟歌娃娃臉立時紅了,連忙看一眼顧北風,低低說著:“對不起風姐,我下次不會了……”

顧北風抬腳勾把椅子過來,翹著二郎腿坐下,彆看她長得又瘦又小,可這一身的狠勁,連周舟都看得直咂舌。

“孟家的事,如果你下不去手,我來。”顧北風出口就這麼一句,又冷又沉,涼得很,更是淡淡一聲譏諷,“我的人也敢動,真當我死的?!”

唔!

這是江野不在家,大佬就炸街嗎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