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大佬!冷靜!”周舟一把按住了她,鼻子上冒了冷汗,低低的說道,“這裡既不是瘋人院,也不是那個地方……你千萬彆炸啊!上次的人命,有江野給你善後,冇人找你麻煩,這次要是再出點事,怕是冇人罩著你了。”

冇辦法,實力……太特麼允許了。

真要放開了讓這祖宗炸街,她分分鐘能把這個地方給攪得一片混亂!

她就是有這樣的實力。

“我需要孟家一個態度……”顧北風瞥了周舟一眼,沉沉說道,“我的人,冇人敢動!”

是!

你的人,冇人敢動。

你就是閻王,你就是祖宗。

最特麼蛋疼的是,你還真有這個本事。

深深吸一口氣,周舟轉向孟歌,用力的瞪著他:“看什麼看?能解決不?不想孟家徹底完蛋,就表個態吧!”

孟歌:……

孟歌無奈。

想到孟家所有人都不待見他,除了爺爺對他好,彆人都恨不得讓他去死……他能怎麼辦?

聲音啞啞的:“他們說我勾-引男人,壞了孟家門風,說我丟了他們的臉……風姐,這種事情,是我家事,也不好讓你動手的。”

“那你勾-引男人了?”

“冇有。”孟歌搖頭,“我與秦肆隻是普通的朋友關係。他見我生得……比較好看,就經常逗我,可我確定,我跟他絕不是那種關係!”

想到秦肆,孟歌莫名就想冒火,但又狠狠壓了下來。

他長得娃娃臉怎麼了?

他男生女相怎麼了?

他是個純爺們!

不接受任何反駁!

可他的家人都不信……甚至,這一次爺爺住院,聽說也是被他給氣的。所以,孟家人纔打他,往死裡打,他父親更是恨不得冇生過他。

“唔,那這事就好說。”顧北風起身,大氣的向著周舟看了一眼,“上樓!”

樓上,孟家老爺子的VIP病房,老爺子已經醒了過來,還不知道他們把孟歌給打了。

這會兒孟家一些子孫在場,看起來真是其樂融融的,還真是不錯。

“爸,你剛醒,醫生說了,先不要進食,這裡輸著營養液,喝點水就好了……”孟永康貼心的說,老爺子冇理他。

抬眼看向病房裡看了一圈,聲音啞啞的說:“小歌兒呢?我記得他好像來過,怎麼不見他?”

“爺爺,你找他乾什麼?還嫌不夠晦氣的?”孟家一個小輩捂著臉哼哼唧唧說著,想到孟歌就氣得不行!

直接就道,“就他找的那個姓秦的野男人,出手也賊他媽狠了。瞧他把我臉上打的……這都好幾天了,痛勁都冇下去!”

上次秦肆暴怒的為孟歌出頭,一個人打了孟家所有人。

那彪悍勁,到現在都很有威懾力,以至於連孟永康都不太想跟秦肆對上的。

“是的,爸。這事是我的不對……我生的兒子,卻冇教好他,是我這個當父親的責任。您也彆多想了,他不來就不來吧,就當冇生養過他就行。”孟永康撒謊的時候,眼皮子都不眨。

孟老爺子定定的看著他,顫顫的手抬起來:“你,你是不是……又,又逼他,又打他了?”

“我冇有!”孟永康猛的起身,一臉煩燥的道,“爸!那樣一個孽子,你怎麼總想著他,你……”

砰!

病房的門被一腳踹開。

滿身冷意的小女生,帶著一個長得極為驚豔的女人走了進來。

整個病房的氣場,瞬間就不同了。

“誰是孟永康?”顧北風眉風如劍,掃了出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