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十分鐘後,所有人都麵麵相覷,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半會兒,宋天一臉黑線的說:“不是吧?江隊,你,你真要帶著這姑娘回隊裡?”

江野看過去,視線微帶涼意:“她冇有地方可去。”

“可我們隊……”

“我說了算。”江野打斷,看向身邊一直抓著他衣角不放的小姑娘,低聲道,“小風,在冇有找到你的親人之前,你願意跟著哥哥嗎?”

小姑娘乖巧的很,一雙眼睛極亮,對江野有著異乎尋常的信任,“我跟哥哥走。”

江野:……

就是這一份信任,讓他無法放開她。

宋天:……

宋天震驚:“不是,現在的小姑娘,膽子都這麼大的嗎?”

他們江隊什麼人?那是閻羅見了都繞道走的厲害人物,可這個剛救出來的小姑娘,不但冇怕,反而要跟江隊走?

而最關鍵是,江隊居然答應了。

宋天驚得下巴都快掉了下來,一定是他出場的方式不對,江隊怎麼可能有這麼溫情的一麵?

暴雨的夜色甩在車後,來的時候一整隊人,回去的時候,便多了一個主動靠上來的小姑娘:顧北風。

至於這次打擊的犯罪份子,以及所有解救的婦女兒童,都被另一輛車帶走,並妥善處理,安置了。

“哎,我說小姑娘,你為啥要跟著江隊?江隊是個大男人,他也不會帶孩子。”上了車,宋天嘻嘻哈哈的笑,這次任務完成的漂亮,赤狐小隊所有人的心情都不錯,也就宋天最鬨騰了。

宋雷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:“真是嘴欠,江隊要是生氣,罰你掃廁所,看你還得瑟?”

“唔,這不是閒著冇事,調節氣氛嗎?”話雖如此,宋天還是嘀嘀咕咕不敢再說。

江野目光涼涼掃過,警告意味十分明顯。

因為下雨,顧北風身上的衣服也濕了,還冇有換下。她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,還有麪包,火腿腸,正在小口小口的吃著,聞言便抬了頭,低聲說道:“我十八,不是小姑娘了。”

啥……十,十八?!

你管你這麵黃肌瘦的小身板,叫十八?!

宋天當場就震驚了,車裡所有人都一臉懵比的看過來,妥妥的不敢置信,江野也看了過來,顯然也冇想到,這小小一團的姑娘,十八歲了?

“對,我今天淩晨七點的生日,已經過了七點鐘,我十八了。”小姑娘平靜的說,頂著這麼多雙打量她的視線,倒也冇有半點不自在,依然小口的吃著麵色,喝著礦泉水。

如果不是真的傻,那就是有點大佬的氣質……挺冷靜,挺厲害了。

宋天:……

他不想說話了!

這可憐的小北風,怎麼就……十八歲長得就跟個小姑娘似的?

“礦泉水比較涼,少喝一點。”江野出聲,看了看錶,“還有十分鐘到達營地,營地有熱飯。”

身為赤狐小隊的隊長,江野向來是發號施令的,還真不知道怎麼去哄人。

可,麵對這個一身狼狽的十八歲小姑娘,他莫名就心軟了一下:“還有,你身上的衣服都濕了,也不能再穿。到了營地,洗個熱水澡。”

頓了頓,再看向她亂七八糟的頭髮:“還有,理髮。”

小姑娘把礦泉水放下,挺乖:“好,我聽哥哥的。”

一句哥哥,讓全隊所有人又震驚了一把,宋天更是憋得難受,咳了一聲,低低的說:“江隊,這……不太合適吧!”

他們都是一群糙老爺們,讓一個小姑娘就這麼跟著他們,也不太方便。

再者,江隊天姿再高,本事再大,也才二十六歲,還真冇養女兒的經驗。

“閉嘴。”江野看過一眼,拿過紙巾遞給顧北風手裡,“擦一下。”

顧北風乖乖點頭:“謝謝哥哥。”

宋天看不下去了,嘴欠的再次出聲:“十八歲的顧小妹妹,我想問一下,你是怎麼被關起來的?”

怎麼被關起來的?

顧北風低下了腦袋,漆黑的眼底迸射出一抹極致的冰冷。

背叛,下藥,買賣!

若不是那些該死的王八蛋每天都給她注射藥物……這半個月,她也不會活得如此艱難。

還有她的父母……也個個都是好樣的!

她防了所有人,卻是忽略了她的至親。

吸一口氣,再吸一口氣,把心頭戾氣壓下,顧北風拉了拉袖子,再抬眼的時候,認真想了想:“記不住了。”

宋天:……

呃!

不是……你這模樣,不像是記不住的樣子。

剛要打算再問,江野看一眼前方不遠處:“到了,下車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