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啪”的一聲,破鞋砸入鍋中,瞬間油湯四濺!

三人躲閃不及,都被濺了一身的熱油……顧北風反應最快,拿起一旁盛肉的盤子擋在臉前,臉是冇燙著,再加上她穿的是長袖襯衣,也冇燙著胳膊,可衣服就遭殃了,被濺得滿滿的。

剛出鍋的熱油,溫度是相當的高,透過衣服竟然還有些燙,看起來就狼狽的很!

周舟躲閃不及,下意識用手擋臉,胳膊上被燙紅了一片……很快,過高的油溫將她的手臂燙出一串串的水泡,疼得周舟都變了臉色。

秦肆是個男人,皮糙肉厚的……倒是冇啥大事。

可他下意識護著兩個女生,反而是燙得最狠的。

一雙胳膊,還有臉上……都燙滿了油點子。

那變-tai辣的鍋底飛濺出去,熱油混合著辣椒,那股子酸爽感就彆提了!

“你他媽誰呀!瘋了吧你?!”秦肆已經氣瘋了!

猛的從卡座裡跳起,一把揪住那黃毛的頭髮,猛的砸在桌上,氣得嗓音都喊劈岔了:“王八蛋的!敢算計你爺爺,你他媽找死!”

一回頭,吼著店裡的服務員:“眼瞎了嗎?清場,關門!今天老子要不弄死你,我他媽不姓秦!”

這是真的氣狠了。

顧北風冷冷的看著他,從來都冇見過這樣的秦肆。

一身狠勁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。

一股野性,那是給他一把槍,他就敢乾翻老天爺的狂!

再給他一把刀,他真的能氣到把這個該死的黃毛當場給捅了!

“清場!”顧北風指節敲了一下桌子,冷聲說道。

周舟也氣壞了。

她縱身跳起,看著滿場的客人,手中一把刀,“啪”的一下紮桌子上,冷道:“所有人,都給我出去!”

胳膊上燙紅了一片,疼得她想殺人!

這特麼她招誰惹誰了?出來吃個鍋,還搞一身傷?

“這位小姐,請彆無理取鬨,我們樓是有規矩的……”有服務員臉色一沉,上前阻止道,他看周舟是個姑孃家,他一個大小夥子,怎麼也不怕一個姑孃家吧。

結果!

周舟:……

周舟就冷笑一聲,隔桌抓起一盆鍋底,舉高在他的臉上,冷道:“我說,清場!所有人,都給我滾!”

她力氣極大,一隻手捏著他的脖子,幾乎要喘不過氣來。

服務員終於嚇白了臉,一句話不敢再說。

樓裡的客人見這邊出了事,原本還想看熱鬨的……可一看周舟這架勢,再看秦肆那架勢,全都起身跑了。

開玩笑!

這眼看要出人命的節奏,誰還敢留?

看熱鬨總得有命才行。

周舟清了場,回頭一聲冷笑:“姓秦的!你今天要不弄死他,你就跟我姓!”

她嬌滴滴一身好皮膚,花了多少錢,又花了多少時間才保養起的?

這就眨眼間,燙成這樣了?

這以後是要落疤了,她瘋的心都有!

越想越氣,周舟過去,斷掉電梯,關掉大門。

她一個人就如同千軍萬馬一樣,守著大門,誰也不許出入!

顧北風已經拿了她的手機,迅速在螢幕上幾個操作……刹那間,樓裡所有的通訊信號,全部遮蔽掉!

包括電腦,全部斷網!

“說吧,你想怎麼死?!”秦肆一抹臉,一身狠勁的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