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點點頭,拿著奶茶坐到靠窗的位置,周舟把窗子給她打開。

隻一瞬間,外麵的熱風撲進來,吹散了鼻間那種又臭又辣的味道……周舟長長的吐口氣,看一眼那邊依然翻騰的火鍋,目光一閃,唇角勾起弧度:“祖宗,那鍋還燒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要做什麼?”

顧北風勾了勾唇,挺正經的回道:“不是我做的,我不知道。”

周舟:……

嗬!

我可信了你的邪!

視線在這位大佬身上轉一圈,說道:“我剛打電話叫人送了衣服過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換了衣服,再換家店吃飯,最後再去HS……總歸那市場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關門的。”周舟說,到底是擔心她的身體……一定要吃飯才行。

顧北風皺眉:“冇胃口。”

“冇胃口也得吃啊!”周舟歎口氣,又掃一眼那邊的黃毛,想剁了他的心都有!

好不容易跟這祖宗出來吃個飯,就這樣被攪了,這事要被硯鬼知道,不得笑死,“一會兒我們就不吃火鍋了,改吃彆的,就算是蛋糕也得吃一些。”

顧北風不置可否。

周舟就想……這可真是個祖宗,一物降一物,這時候,要是江野在就好了,保準讓她乖乖吃飯。

顧北風手裡轉著手機,想著聯絡一下江野……但想到什麼,又頓了頓,轉而聯絡上了黑龍。

MOON:報一下赤狐小隊的位置,傷亡情況。

噗!

正在通宵打遊戲的黑龍,突然再次接到了自家祖宗跨著幾大洋發過來的資訊,直接就噴了。

手忙腳亂把鍵盤擦一把,顧不得說彆的,拿起手機回覆:稍等,我問一下。

顧北風摩挲著手機,視線淡淡向著窗外看出去。

不出一分鐘,黑龍的回覆到了。

黑龍:邊地毒源未清,但赤狐小隊整體失蹤,現場發現有第三方的人進入……從現場遺留痕跡來看,可能是交過手了。不過,具體是誰跟誰交過手,暫時還不清楚。

MOON:嗯。

回覆了這一個字,顧北風低著頭,身上的氣勢忽然就變得更冷。

周舟若有所覺,下意識看過來,緊緊皺起了眉頭。

此時,周岩正在路邊小店用午餐,剛吃到一半,兜裡的手機就催命似的響了起來,周岩眉頭一皺,罵罵咧咧道:“這時候打電話,還讓不讓人吃飯了?!”

一把拿過手機,接通:“誰呀,你特麼最好有要緊的事,要不然,小爺剁了你!”

滿身的痞氣與不耐煩,從這電話裡就能聽出來。

黃毛呆了呆,連哭都不敢了,連忙小聲說道:“哥,是我啊,我是小毛。我們在火鍋樓這邊被人給打了……哥,你快來救我啊,再不來救我,他們說要把我腦袋直接煮了火鍋。”

黃毛嗚嗚咽咽的說,哭得鼻涕眼淚都出來了。

周岩頓了頓,把麵前的盤碗一推,說道:“誰這麼大膽?還敢動你?你等著,我馬上過去!”

喊了老闆來結帳,周岩直奔火鍋樓。

黃毛掛了電話,又得了周岩的準信,立時就從剛剛的哭唧唧變得格外的驕傲,鼻子裡哼氣,斜翻著白眼道:“你們給我等著!你們誰打了我,我都記著呢,一會兒讓我哥好好收拾你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