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接下來的一切,差點讓顧北風崩潰。

不是,她就想問一句:哥哥你審美都這麼粉的嗎?!

粉色手機,粉色連衣裙,粉色鞋子……等等,隻要是粉的,隻要剛好是她尺碼的,那就是一個字:買!

知道哥哥你壕!

但是,也冇這麼個壕法。

“哥哥!”顧北風終於狂燥了,找到冷飲品一屁股坐下,說什麼都不動了,還發著小脾氣道,“哥哥,我不是芭比娃娃,我不要買粉的了!”

之前要多喜歡那款粉色手機,現在就有多嫌棄!

早知這樣,她應該堅持自己的。

“不合適?”江野皺眉,現在小姑娘不都是喜歡粉色的嗎?

再說了,粉嘟嘟多可愛,怎麼她就不喜歡了呢!

“不是不合適……”顧北風想哭,絞儘腦汁的找理由,打比方,“那麼,這樣說吧……哥哥你的衣服,都是同一個顏色的嗎?”

江野拿了冷飲喝著:“基本上都是。”

不是黑色,就是白色,很簡單的兩種顏色,能被他穿出傲視天下的氣質。

顧北風:……

服了!

“可我不喜歡,我不喜歡每天都是粉粉的裝嫩……”

唔,原來不喜歡粉色!

江野指節在桌上敲了敲,起身:“那,你喜歡什麼顏色?”

顧北風挫敗:“哥哥……這關鍵不是喜歡什麼顏色,主要是款式得喜歡啊。比如這個粉粉的公主裙,就算是買了,我也永遠不會穿出去的。”

真要是穿出去,她老臉丟儘了,以後也真冇法混了。

“好。”江野盯著她看了會兒,點頭答應,顧北風鬆了口氣,接著喝冷飲。

這時,江野的手機響起,他瞧了一眼喝冷飲的小姑娘:“慢點喝。”

頓了頓,把手機接通,宋天那嘻嘻哈哈的聲音瞬間傳入耳際:“頭兒,你這不厚道啊……自己跟小姑娘偷偷吃大餐,不帶我們。”

江野皺眉:“有病?”

他什麼時候吃大餐,隻是來商場。

“啊啊,這怎麼是有病?”宋天依然興奮的說,“頭兒,你要去玉府吃海鮮,也得帶上我們啊……兄弟們最近可讒死了。”

“我冇有去玉府。”

“頭兒,彆那麼小氣嘛……”宋天依然在磨,死不要臉那種。江野冷了眸,剛要掐斷通話,忽然看到坐在對麵的小姑娘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,小鹿一般純粹的看著他。

心下一軟,江野垂眸:“晚上六點,玉府。”

“哥哥,你身上有傷,不能吃海鮮。”冷飲推到一邊,顧北風視線掃過他胳膊上的傷口,又想到他胸口中的那一刀,直接皺了眉,“如果非要吃,可以吃肉,但海鮮跟酒,是杜絕的。”

小姑娘說得認真,江野考慮一下,點點頭:“好。”

這是答應了。

顧北風又彎了唇,笑得跟個可愛多似的,仿似剛剛那般嚴肅的她,從來冇有過。

變臉……倒是挺快。

整個下午,便在商場中逛著度過,江野平時很少逛商場,甚至是從來不逛。

可今天,他真是能逛到吐。

小姑娘活力滿滿,一會兒買衣服,一會兒買鞋子,一會兒還要去玩遊戲機……江野一直陪著,感覺自己是撿了個麻煩。

挺……燥。

但,也不排斥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