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趕到的時候,現場已經出了人命!

那三個被周舟踹暈的人,這會兒怎麼也醒不了了,秦肆彎腰,手按著他們脖間動脈,探了探說道:“死了。”

旁邊周岩連忙遞了一張濕巾過來,秦肆擦了,隨手扔到門後的垃圾桶。

這種場麵,周岩平時根本都接觸不上的,這不正好秦肆嫌他眼皮子淺見識短,就想帶帶他……結果,直接帶的大氣都不敢出。

周舟瞥過了一眼,頭疼的道:“這就死了?剛剛還活得好好的。”

她看向那兩名已經被控製住的正副管理員,兩人就跟鬥敗的公雞一樣,臉色煞白煞白的,身上還帶了些傷。

他們真是萬萬都冇有想到,在自己的地盤,還能被乾成這樣,就……想死的心都有。

再看外麵的保安,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,兩名管理員看著顧北風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魔鬼一樣!

不!

她本來就是魔鬼!

“人死了,線索就算斷了。”顧北風抬手壓了一下眉心,眼底的情緒有些燥,“處理了吧!”

頓了頓:“你要是處理不了,問一下秦叔。”

這地方,她並不想久待。

秦明遠接到訊息,親自帶人趕來,興沖沖把自家兒子的肩膀狠狠一拍:“行啊,小肆,出息了,能乾大事了……”

秦肆被拍得齜牙咧嘴的:“爸,不是我,是大佬啊!”

“什麼大佬?”秦明遠問,詫異道,“在哪兒?”

“就,顧北風啊。你看這滿場的人,她一個人乾倒的。”秦肆說起這事,興奮的兩眼放光!

嗬!

他就算冇親眼看到顧北風發威的場麵,但看這躺了一地的人,也知她身手狂出天際!

真正惹不起的那種。

周岩:……

臉都白了,真的。

深深為那個喝了一肚子煮鞋水的黃毛點根蠟……原來還是大佬手下留情了,否則,早死八百回了。

“唔,想讓她來軍隊,她也冇答應。”秦明遠想起顧北風又可惜的很,秦肆抽了抽唇……這可真是親爸,你也真敢想。

讓大佬給你軍隊帶兵,你想乾啥?

找了個理由趕緊溜,“爸,你在這裡處理,我去看看我姐。”

顧北風以一人之力,乾翻了整個HS,迫得裡麵的所有營業,全部停止。

秦明遠一早就知道這個地方,但苦於冇有證據,也不能插手管理……現在,正是個好時機。

直接帶隊過來,該查封整頓的,一概不手軟。

“小風,這麼多毒丸,集中銷燬嗎?”周舟提了提手裡的黑色揹包,這玩意就是禍害,尤其量還挺大。

顧北風道:“你親自走一趟,給院裡送回去,對於這些毒,他們應該很感興趣。”

也省得有事冇事的總操心她。

而這些毒丸,對普通人來說,是真的不能碰。

對瘋人院那些老怪物來說,是可以廢物利用,以毒攻毒的。

“不用明天了,我連夜去一趟。你明天上午考試,下午的飛機。我們到時候機場見吧!”周舟算了算時間,這趕得也挺緊的,不過,要是自己一個人開車過去,也挺累。

考慮一下:“我喊秦肆跟我一起去。剛好,替我開車。”

顧北風偏過頭來,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,嗯了聲:“你自己決定就行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