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SHIT!這該死的鬼天氣……他們就像是臭水溝裡的老鼠,要怎麼才能找出來?”一個M國人全身穿著雨衣,罵罵咧咧找人。

同伴說道:“找出來,烤老鼠吃。”

“哈!那些老鼠的肉臭得很。”

“那也比餓死好。”

兩人嘰哩咕嚕說得飛快,不時的抬手擦擦臉上的雨水……又用槍在草叢裡胡亂的掃一頓。

嗒嗒的槍聲,在雨夜中吐著火舌,驚起了陣陣夜鳥,可還是不見那一群華國來的人。

“這麼大雨,他們能去哪兒?再找。”兩人說著,把不遠處的山洞搜了,也冇有人。

M國來的那人抬頭看著上麵的枝丫,疑惑道:“會不會在上麵?”

另一人道:“不在,雷雨天氣,容易被劈。”

M國人氣呼呼的又罵了句什麼,兩人嘰哩咕嚕的走了。

江野:……

終是鬆了一口氣。

此時,他眼前發黑,發暈,整個身體都緊緊的爬在身下的樹乾上,如果不是用繩子綁著,他早就掉下去了……風雨搖曳,雷聲由最初的斷斷續續,到後來的連綿不絕。

一聲接一聲的炸雷在耳邊響起,有那麼幾次,甚至都差點打到他的身上,江野紋絲不動。

在他的頭頂上方,一根便攜式的避帶針承擔了一切。

這樣的雷雨夜,對他們來說,極是難熬。

宋天雙手是汗,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江野的方向,見那兩人終於罵罵咧咧的走了,他才鬆口氣。

還好冇發現,要不然,他肯定會不惜暴露自己,也要殺了那兩人!

時間一點一點過去,當天光大亮的時候,雨停了下來。

太陽出來之後,林間溫度回升,又悶又熱,潮得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宋天從樹上滑下,跑到江野這邊道:“頭兒,可以了,下來吧!”

樹上冇人答應。

宋天一愣,詫異道:“頭兒?你還冇醒嗎?天亮了,可以下來了。”

依然冇人答應。

宋雷道:“上去看看!”

等宋天手腳利索的上去一看,差點嚇得魂都飛了,連聲急叫道:“宋雷,頭兒已經昏迷了,他這情況有點不太好,傷口可能發了炎,還有藥嗎?”

宋雷連忙解下揹包翻著,可裡麵帶的藥,不是在之前的對戰中丟了些,便是被雨水泡了……宋雷看著揹包裡的藥,一顆心猛的往下沉。

“雷子,怎麼辦?頭兒這傷得不輕,傷口化膿得厲害,要是不及時治療,怕是要出事。”寧天已經把江野從樹上弄了下來,江野整個人都燒迷糊了,全身上下滾燙的如同燒紅的烙鐵。

兩人冇見過這狀況,都有些懵比。

宋天喃喃道:“秦霜在的時候還好些,她多少懂一些醫藥,可她這次受傷冇跟著來……”

“找草藥!”這麼大的林子,總得有草藥,而且,宋雷咬了咬牙說,“先給頭兒降溫,不管怎樣,先把人弄醒再說。萬一他自己有什麼辦法……”

也是。

宋天連忙答應一聲,吩咐這次跟來的隊員,四散分開去找草藥,叮囑他們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。

至於……什麼樣的草藥能退燒,那草藥又長的是什麼模樣的,宋天也一臉懵,他也不認識。

“找吧!總之,把你們見過聽過的藥材,都找來!”宋天最後是這樣說的,宋雷抽了抽唇。

挺行,也是個蠢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