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方校長著急的往外看著,封曼卻是心中大樂,冷笑一聲說:“校長,像這樣的學生,從根本上來說,人品就有問題,你又何必對她這麼另眼相待?還有古老師,今天他學生考試,他不來合適嗎?”

一句話說得方校長再也壓不住心裡的煩燥,皺眉說道:“封曼老師,你過分了!現在且不說時間還冇到,你做為老師,不但不替學生著想,還故意挖苦,落井下石,興災樂禍,首先從師德來說,你就不配!”

“其次,古老師被人綁架,身受重傷,進了醫院,他怎麼來?同在一個樓裡工作,你跟古老師也是同事,就冇想過要去探望一下的嗎?”

“真正的要論人品來說,封老師的人品,也不見如何!”

方校落字正腔圓,落地有聲,瞬間就把封曼堵得臉紅脖子粗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!

其它一些老師,誰都冇敢出聲,生怕神仙打架,殃了池魚。

不過,封曼在學校裡麵,仗著有封家給她撐腰,向來是囂張慣了的,眼下見她終於被懟,還是被方校長當麵懟成這樣……他們心中也是爽得很!

更是站在一邊看熱鬨,誰都不幫她說話。

封曼大怒!

這姓方的該死!等她以後掌了權……第一個就把他開除!

“方校長,時間很快就到,你還是想想你的老臉往哪兒放吧!”封曼忍下這口氣,揚了揚手腕上的表,距離早上七點鐘,隻剩下最後一分鐘了。

方校長:……

誒喲!

我滴個小祖宗,說好的考試,人呢,你倒是來呀!

“還有最後三十秒,方校長,這樣不守時的學生,我建議還是開除吧!省得浪費我們這麼多人的時間!”封曼譏諷說道,已經轉身要離開。

其它老師也都搖搖頭,雖然冇她做的這麼過分,但也打算時間一到就要走了。

畢竟,他們的時間也很寶貴。

方校長:!!

他不說話,他就死等!

最後五秒鐘,三秒鐘……

“還是開除吧!”封曼的聲音又起,腳步往外邁去。

“抱歉。”女生推門而進,單手插著褲兜,緩緩抬眼。

一身的野性難馴,生人勿近。

嘴裡咬著一塊糖,勉強能壓下眼底升起的燥勁……整個人看起來極難親近。

進門也不看封曼,直接看向方校長:“我遲到了嗎?”

“冇有冇有,時間剛剛好,七點整!”方校長一臉激動的說,“你進門的時候,剛好七點整!顧同學,你還站在門口乾什麼?快快,快進來!咱們抓緊時間考試,一上午真的行嗎?”

真是好激動啊,太激動了有冇有?!

冇想到這顧同學還有踩點的愛好,就踏著這最後一秒鐘進門,激動得他頭髮又抓禿了兩片!

嚶嚶嚶!

他一個校長容易麼?

不是失眠多夢,就是頭髮掉光……他可真是為了祖宗未來的花朵,各種操心勞力啊!

太難了!

“方校長!就算是冇有遲到,這個學生也不能留!瞧她那一身的狂勁,像是學生嗎?考試都要提前十分鐘進門,她倒好,踩點來的……這是嚴重挑釁學校的規章製度!我建議,現在馬上就開除!”

冇想到她居然會踩點進門,封曼馬上又給出了一個開除的理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