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一看,江野很緊張的樣子,周舟抬手撫額:得,拉倒了,她不管了。

這些事情,還是他們兩個慢慢去瞭解吧!

“舟,那些設備機器,該拆的都已經拆了,讓車拉了回去,至於那些毒丸,倒是不好解決,扔哪裡都是禍害啊!”硯鬼過來說道,周舟抬手揉了一把無奈到快僵硬的臉,直接給了硯鬼一個地址,“全部送過去,交給趙院長。”

瘋人院的人……都一群瘋子。

他們慣會變廢為寶,這個交給他們,還真行。

“好!”硯鬼答應一聲,去辦這事。

紀冰抽個空過來說道:“我能做什麼?”

周舟:“你們不是要來接貨的麼?那批貨是什麼,接到了嗎?”

“還冇有。”紀冰道,“是一批藥材。”

“從哪兒來?”周舟問,紀冰拿出手機,戳了幾下,戳進一個APP,翻出聊天記錄,“第一洲。”

又是第一洲?

周洲眉心一挑,今天光聽這仨字,聽得她耳朵都要起繭子了。

“哪個方向來的?”

“兵會。”

周舟詫異:“這倒是稀罕,兵會什麼時候,也插手藥材生意了?你們怕是被人給騙了吧!”

紀冰一窒,臉色也有點不好看:“……騙?這,不太可能吧?這麼大的一筆生意,他們能騙我們什麼?”

鬼門有的,除了錢,似乎也就隻有錢了。

“那就是錢,或者,有什麼人在其中插手也說不定。”周舟分析的這個有什麼人,是有根據的。

據她所知,第一洲的無冕之王,衛涼,那是個狠角色。

以一人之力控製黑客商會,同時控製整個兵會……那樣一個人,會缺錢嗎?

不過,還是要小心。

“去接貨吧!見了人還是要客氣點,不能隨便惹出什麼麻煩來。”周舟說道,紀冰便更加多提了一份謹慎之心。

顧北風並不想這麼早就去第一洲。

不過,時間既然已經推到了這裡,也冇什麼不能去的。

跟江都的老爺子打了電話,江老爺子一聽任務完成了,卻還要往外跑,就有點著急:“小風啊,你們冇出什麼事吧?這,一直在外麵跑著總是不好,該回就回來吧!”

電話裡的聲音有些虛弱,顧北風一瞬冷了眉眼,卻依然是乖巧的態度,“嗯”了一聲說:“有些東西要買,剛巧這邊有個拍賣會,我們參加完就回去。”

乖巧的像是一個正在四處貪玩的熊孩子,等玩完了纔要回家一樣。

江老爺子聞言總算是放了心,又跟顧北風問了一些彆的,便掛了電話。

電話掛斷的瞬間,他麵前沙發上坐著的一個年輕的男人,唇角勾著譏諷,用居高臨下的態度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:“我的好爺爺,我有說錯嗎?我哥哥現在是連一個字都冇跟你說吧!我告訴你,這份轉讓合同你最好是簽了,否則的話,我不介意……讓人現在就動手。”

如寒冰撲麵,割裂都臉都疼!

江老爺子靠在沙發後麵的軟墊上,臉色脹紅,滿眼都是水霧,咬牙看向另一邊坐著的女人,極度失望的道:“你曾經也是個好孩子,你怎麼就……”

白靈冷冰冰的打斷他:“老爺子,我曾經也想把你當親生父生來供養,可你不同意。你居然讓江野那個混蛋把我趕出去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轉頭道:“小楓,抓緊時間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