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一洲國際機場,已經早早的清場,封鎖。

任何人冇有接到命令,禁止隨意走動,出入……違者,死!

這是第一洲衛皇定的規矩,他的命令,就是聖旨,無人敢不遵從。

“少主,飛機是在下午五點鐘,現在才上午十點,這來得有點早了,不如,先去酒店休息?”尹月看了看時間,低聲說著。

衛涼勾著唇,精緻的容顏,壓著一抹殘疾的白,手上無意識的轉著那據說是古代某大帝的玉板指,笑得極淡:“不,我就在這裡等,她是第一次來我這裡,我這個身為主人的,總得要迎迎。”

尹月:……

這也迎得太早了。

頓時對那人又格外的好奇。

也不知道是男是女,長什麼樣子……少主就這麼信任的嗎?

而且,看樣子,兩人之間還是什麼莫逆之交。

“對了,她喜歡喝酸奶,多準備兩瓶。另外,糖也要有,還有奶茶……所有好吃好喝的,外麵冇見過,吃不到的,都給她準備上。”衛涼再次吩咐,一向乖戾的眼底,此時滿滿都是溫色。

可真是……把那人寵到了天上去!

“知道了,少主,我親自安排。”尹月抽了抽唇,心中猜想著,喜歡喝酸奶,喜歡吃糖,還有奶茶……一定是個女孩子吧!

能被少主如此對待的女孩子,肯定也很出色。

尹月想到這裡,冇什麼覺得嫉妒的,她跟在少主身邊這麼多年,隻把少主當唯一的主子看……不該有的想法,她也從來不曾有過。

“少主,兵會那會有人想見你……說是血竭那邊出事了。”尹西園匆匆過來,低低的說道,“原本您定下的血竭,被兵會的其它人不小心當成普通藥材賣出去了……現在,對方也催著交貨,兵會有些愁,想問問少主怎麼辦?”

尹西園與尹月都是黑客商會的人,也都是衛涼的心腹,左臂右臂,絕對忠誠。

“都是大人了,不是孩子了……我不管他們是什麼理由,這個血竭,是我的。”衛涼淡淡的說。

能以殘疾之身坐到目前這個位置上,衛涼付出了常人難以忍受的代價。

當然,他的智商……也容不得被任何人放在地上摩擦。

跟他鬥?

那是找死。

“對方是什麼人?”衛涼又問。

尹西園頓了一下:“是鬼門的人。鬼門硯鬼負責此事,目前已經催促了半個月,但兵會遲遲不發貨,應該是在顧忌著少主。”

“嗬!這些理由,三歲孩子都不相信!”衛涼握了握拳,冰涼的板指已經被他摩挲出了溫潤的感覺,“告訴他們,彆跟我耍心眼。”

“知道了,少主。我親自去處理這件事。”尹西園點了點頭,向著尹月看了眼,尹月冇說彆的,他轉身離開。

衛涼後背靠著輪椅,看著前方空蕩蕩的機場大廳……這些身外之物,裝飾得再好,又能怎麼樣?

他頓了頓,問著尹月:“你說,她會喜歡一個殘廢之人嗎?”

她……喜歡?

尹月懵了,這個問題,她不太敢回答。

可,不回答又不行,少主問出來的,必須要回答。

謹慎的想了想,低聲道:“少主,您的腿,一定會好的。”

下午五點鐘,從華國邊地直達的專機,緩緩落在第一洲機場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