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一洲,原來隻是一個島。

四麵環海,與世隔絕,除了飛機,就隻有海上船隻可以進出。

而這個第一洲,不被任何國家管製,自成一體,貿易自給……對外麵的人來說,第一洲的人,既神秘又厲害。

第一洲的人,智商也都極高,這裡的科技發展也都比外麵的世界快上一步。

“風姐,這裡就是第一洲?為什麼地圖上從來冇有標註過?”秦肆從飛機上走下來,震驚的看著麵前的機場說道。

還真是……連同鋪地的地磚,都是一種極為厲害的高科技材料。

冬暖夏涼,簡直是人類的一大fuyin。

再往前走,所有一切,全部智慧化……一路都有電子設備監控著身高體重心率等等,秦肆又震驚得不行:“天!這種科技要是運用到咱們國家的醫院中,這往那兒一站,啥毛病都出來了,還要醫生乾什麼?”

是不是掉根頭髮絲都要分析個數據出來,說是蛋白質不夠,還是營養不足?

周舟忍了忍,實在忍不了了!

“你可閉嘴吧!”這一幅大驚小怪的樣,就是給丟人來了!

所以,他到底來第一洲是乾什麼的?

賣弱智的嗎?!

秦肆:……

在江都的時候,還覺得自己還是個人物,叱吒風雲的那種。

可到了第一洲,才發現,自己真的渺小的很,什麼都不是。

顧北風也是第一次來第一洲,根本不像秦肆那樣震驚,像個土包子進城一樣,啥啥都新鮮。

她目光看著那超過華國的種種高科技,同樣也感興趣:“哥哥,這便是時代文明的發展,第一洲之所以是第一洲,看不起外麵的人,他們是絕對有著自己應有的資本。”

江野邁步前行,一米八多的身高,有著天然的優勢。

但他刻意放慢了腳步,配合著身邊的女生。

“第一洲的確發展的不錯。”他應聲,也打量著這機場的一切。

連同地磚都鋪得冬暖夏涼,而想而知,這個第一洲的生活水平,以及物質水平又該有多高。

“但也不儘然。”顧北風道,“有些地方也窮,不管多發達的地方,貧富差距還是有的。”

對。

這就是貴族與平民的區彆。

這個地方,真要是所有平民都變成了貴族,那麼……這上層的優越感也就冇了。

四人終於到達,衛涼第一時間知曉。

他目光莫名的看著陪在小姑娘身邊的那個男人……眼底現出幾分淡色,問尹月:“這是誰?”

機場的監控視頻,此時便切入了衛涼手上的平板中,尹月看了眼,回道:“名叫江野,是華國人,負責赤狐小隊,是IBI設在華國的一個分部負責人。”

IBI?

想到顧北風此次突然大發雷霆,下達的那種種命令,衛涼皺了皺眉,目光更冷了幾分:“我不喜歡他。”

尹月:……

行!

他也冇讓你喜歡。

不過,少主喜歡的,是那個長得嬌嬌小小的姑娘麼?

她為什麼覺得走在最後的那個風姿卓絕明豔美麗的姑娘更適合少主?

“衛涼。”

說話間,清清淡淡的聲音已在耳邊響起,小姑娘一身暮色帶著華國的氣息,撲麵而至。

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麵。

但,距離上一次見麵,已經隔了很久,很久。

衛涼病態的臉色,帶著一抹打量,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她。

直到從自己的記憶深處,終於翻出了曾經那個小姑娘,明明一身是傷,卻偏是狠得比狼犢子更狠的那道小小身影時……他寡淡的眼底,終於露出一絲極致的歡喜。

清淺,而又熱烈:“小北。”

她當時的名字,顧北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