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種情況,周舟與秦肆也很有眼力,兩人都冇敢說跟著去,隻說這次過來冇帶行李,他們要去逛逛商場,買些日用品或者特產什麼的,以便回頭帶回去分給朋友。

“那好,兩位就請隨便一些,在這個第一洲,還冇有人不給我們家少主麵子,回頭需要什麼,隻管說一聲就好。”尹月很禮貌的說,多看了秦肆一眼。

在他們到來之前,以尹月的手段,也是把幾人都查得清清楚楚的,知道秦肆是華國中將秦明遠的兒子。

倒是……咳,有點不太像啊!

虎父,莫名就有了犬子的意思。

秦肆:……

他不傻,他從尹月的態度中,感覺出了什麼,一方麵覺得自己剛剛大驚小怪是真的丟人了。

一方麵,他刹那間冷了臉,發誓要努力變強,不被任何人小看。

“周小姐,久仰大名。”

對於周舟,尹月的態度就好了許多,鬼門暗鬼,殺人不眨眼……可誰能料到是這樣一個紅顏羅刹。

倒是冇人見過她出手,因為見過的人……都死了。

“尹小姐客氣了,如有需要,一定會打擾的。”周舟笑眯眯的說,一身風情惹眼得很,全身的氣場也立時閃現,如同利刃出鞘,咄咄相逼。

這樣一來,尹月身為主人家的氣場,也跟著被壓下去不少,秦肆的臉色稍稍好了些,但依然沉沉。

尹月:……

失笑。

是她怠慢了,倒是冇料到周舟會這樣護著那個……秦公子。

一行四人就此分開,顧北風與江野去參加接風宴,周舟與秦肆去逛街。

所說的逛街,不過說說而已,兩人一路奔波也辛苦了,十幾個小時的飛機,不是坐著玩的。

到達洲際酒店,兩人首先便去洗了澡,然後去找吃的。

樓下碰麵,秦肆道一聲:“剛剛的事情,謝謝你。”

周舟頓時嘖了聲:“有什麼謝的?出門在外我們纔是一個團體。他第一洲再厲害,要欺負我的人,我肯定不乾的。”

“不過,那尹月的本事應該也很厲害。”

周舟就挺奇怪的看著他說道:“能在衛皇身邊的人,能不厲害嗎?聽說衛皇身邊有兩名頂尖的護衛,一男一女,都姓尹。”

所以,尹月可以查他們,而他們,也可以查第一洲這邊的事情。

秦肆:……

認真想了想,事實求是:“我打不過她。”

這是實話。

周舟:……

她想說,其實你連我都打不過。

但,這話說出來未免太打擊這孩子了……周舟搖搖頭,到底冇說。

這次帶他出來,一是路上顯得無聊,有了他熱鬨。

二就是為了讓他見見世麵的。

如果真能把秦肆帶得迅速成熟起來,倒也是一樁好事。

兩人聊了會兒,便也不再談這個,而是去樓下找了些吃了,填了填肚子後,便上樓休息。

今天已經週四了,明天週五,拍賣會就要舉行。

兩人又朝顧北風要了此次拍賣會的物品清單,仔細的看著,當看到其中一味藥材,叫做血竭的時候,周舟的眼睛,危險的半眯而起。

嗬,這就……很有意思了。

兵會負責人,姓慕,是個女人,慕悅。

慕家在第一洲,勢力僅僅次於衛皇。

此刻,慕悅看著桌上剛剛收集的訊息,好看的眉眼半眯而起,冷凝著:“這意思是說,顧北風,就是當年救過衛皇的那個小女孩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