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酒店。

剛剛進門,顧北風手腕一緊,就被眼前的男人用力的扣在身前,壓在牆上,他微微的氣息撲在她的臉上,話裡帶著隱隱的酸勁:“寶寶,我倒是不知道,你在第一洲,還有這麼一個好朋友?”

唔?

顧北風一呆。

頓時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……啊啊啊,哥哥你離我這麼近乾什麼?!

小心肝瞬間就“怦怦”跳起來,嘴巴也有些乾燥,一雙眼睛瞪得又圓又大,憋出一句:“哥哥,你要親親麼?”

唔!

你要是想的話,也不是不可以噠,那就親親唄!

江野:……

一臉黑線。

剛剛心裡湧上的那點酸勁,瞬間就被她負數的情商給打敗了,哭笑不得。

捏一把她的臉說:“這麼想親親?”

“唔,想。”這祖宗很誠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,“喜歡哥哥……唔!”

話音未落,男人的唇已經落下。

這次,江野可是冇客氣,將身前軟軟的小姑娘,重重的掐了腰,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。

讓她無路可逃,也逃不得!

他的唇,反覆在她的唇間親吻,摩擦……顧北風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麼激烈的吻,一時還有所不適應,但很快就跟上了他的節奏。

然後,兩人親親得更激烈。

一下冇控製,差點就擦槍走火了。

“哥哥……”好不容易得空呼吸一下新鮮空氣,顧北風連忙叫了一聲,水意瀰漫的眼底帶著少女獨有的風情。

她嬌嬌軟軟的說道:“哥哥,你褲子有東西,戳得我疼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臉色一黑。

咳!

可真是個祖宗。

一句話,瞬間就澆滅了他所有的衝動。

她還小啊,要忍。

“有東西。”他道,“不過,現在不合適。”

抬手捏著她紅紅的小耳朵,聲音低啞的道:“記住,這樣的事情,不許跟彆的男人做,聽明白了嗎?”

顧北風有點暈暈的點頭……她就是情商再低,這會兒也察覺出了他的不對勁。

眨著眼睛問:“哥哥,我不跟彆人親親的……”

彆說親親了。

她隻要離開江野,就是滿身野勁的大佬!

誰見誰怕。

“你的保鍵品,送他了?”江野又說,這話裡又帶著幾分醋勁。

小祖宗冇聽出來,乖乖點頭:“他腿不好,那藥對他有效。”

“以後不許送!”江野霸道的說。

腿不好都想討她歡心,這要腿好了,豈不是能跟他直接動手搶人了?

那還是殘著吧。

“哦,那就不送。”顧北風又點點頭說,不送保健品,可以送彆的呀!

“真乖。”江野讚她一聲,去洗冷水澡了。

顧北風摸了摸自己被親得紅紅的唇……慢慢就嘿嘿的傻笑了。

哥哥親我了,我可真棒。

轟!

一聲爆炸的巨響在外麵響起,顧北風眼底傻笑瞬間褪去,她起身,到窗邊去看……夜色瀰漫,火光沖天。

這些火光隔著窗子,又映在眼中,閃現莫名。

她看一眼浴室的方向,打開手機,進入天網。

黑白冷戾的頁麵,撲麵而來的簡潔,而冷清的氣息……一看就不是良善之地。

直接找了黑龍:“查,第一洲衛涼。”

黑龍接到這個訊息時,差點就噴了,嗷嗷的回覆道:“爺,我叫你大爺行不行?你讓我查彆人可以,查衛涼,臣妾真的做不到啊!”

衛涼什麼人?

第一洲無冕之王。

要查衛涼,首先要從衛家查起……那是容易的麼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