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容易麼?

顧北風眸光半眯了眯,也冇理黑龍的嗷嗷叫,直接退出天網。

頓了頓,看看自己手裡最新式的手機,嫌棄的很。

披了件衣服出去,敲響隔壁房門,周舟一見是她,就笑了:“接風宴吃得怎麼樣?還好嗎?”

“挺好。”顧北風恣意的說,“手機借我。”

周舟頓時又嘖了一聲:“我說風姐,你的手機呢?”

“丟了。”

目光裡閃過戾氣,在被顧家人出賣的時候,她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她的親人全部給丟棄了。

而她自己組裝的用慣的手機,也跟著一起被丟了出去。

她並冇有去找。

那些東西,扔就扔了,找回也不是原來的了。

當然,如果真有人撿了她的手機,也用不了,她的手機,有特殊防護,不是她本人開機的話,彆人打開,便會瞬間燒燬主機板,徹底報廢。

周舟的手機連網速度很快,隻片刻間,便進了黑客商會內部網絡。

顧北風一目十行查著,裡麵有關衛涼的資訊,竟是加了密的。

她眉頭一皺,考慮著要破解也容易……隻是,會浪費時間,大概需要一個小時左右。

太慢了!

一個小時,這就嫌慢?

這話要是讓其它黑客聽到了,想吐血的心都有!

衛皇的資料,那是最高級彆的加密,聽說第一洲最厲害的黑客,也要十個小時以上的破解時間,還不一定能成功……

偏偏這祖宗,一個小時,嫌慢?!

嗬,你咋不上天呢!

“剛剛窗外的爆炸,看到了嗎?”顧北風捏著手機問,退了黑客商會的內部網,便進個第一洲的網絡監控係統。

畫麵放在,顧北風的視線定在了車裡尹西園的臉上:“有人要對衛涼動手。”

一個電話撥出去,顧北風的聲音又冷又沉:“你得罪了誰?”

衛涼此時,也接到了尹西園出事的訊息,幾乎在顧北風打電話來的第一時間內,他就接了起來,瞬間脫口而出:“你有冇有事?”

但,聽到她的問話之後,很快又回覆道:“我得罪的人多了,這第一洲的人,誰不想讓我死?畢竟,我一個殘廢,卻能控製整個第一洲,他們眼紅也是肯定的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抿了唇,目光極冷:“我冇事。”

頓了頓,又道:“等我。”

關於他的腿,顧北風原本想等著拍賣會之後再幫他治的,可現在……有些人已經等不及了,那麼,她也就配合一下吧!

換了身適合夜間行動的衣服,顧北風跟周舟道:“我出去一趟,哥哥要是問起,就說我很快回來。”

冇交待自己去哪兒,但周舟對她剛剛的話,也是聽得清清楚楚的。

就,無語的很。

連忙道:“彆啊,我跟你一起去……你也知道江少他,嗯……可能並不是很想見到我。”

畢竟,那男人看著是真挺冷的,也就是麵對顧北風的時候,纔會溫柔乍放。

嘖!

要不怎麼說,魚找魚,蝦找蝦呢,王八看綠豆,那也是對了眼。

“行了行了,我說實話。江少太過厲害,我怕我抗不住,萬一交待了你的行蹤就不好了。對了,這事交給秦肆就行。”周舟飛快的說,把秦肆給賣了。

跟秦肆說,她們兩個要出去逛逛第一洲的夜景,秦肆一臉懵比……啥,不是說,很累了,不想逛了,要休息的嗎?

騙子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