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到樓下的時候,鬼門的車子到了。

負責在鬼門這邊發展業務的下屬,是個年輕的男人,臉上戴著眼睛,斯斯文文,彬彬有禮,見兩人從酒店下來,立時拉開車門,請兩人上車。

這人名叫溫易,外號叫瘟疫,但從這名字也能看得出來,這人有多厲害。

溫易主要負責第一洲這邊的交易事情,洲際酒店,也是他一手買下,併發展到眼下這麼大的。

溫易不認識顧北風,隻認識周舟。

不過,就算不認識顧北風,也能大概猜到她身份不低,否則……周舟不會這麼陪著。

或者,是鬼門的哪位隱藏大佬嗎?

溫易機靈的很,有懷疑,但冇問。

“周姐,這麼晚出去,要去哪兒?”溫易道,眼鏡是個好東西,能很好的遮掉他眼底的戾氣,顯得不那麼咄咄逼人。

周舟勾了勾唇,也冇給他介紹顧北風,隻道:“去衛皇的住處。”

頓了頓,又問顧北風:“你知道他的地址嗎?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還真不知道。

“稍等,我問一下。”顧北風說,給衛涼又撥了電話過去,衛涼剛剛在聽說顧北風要馬上到的時候,整個腦子都是懵的。

然後反應過來就很開心,連忙洗澡換衣服,忙得不可開交。

客廳裡扔的全都是他的衣服。

所有衣服都是黑色,黑色,黑色……怎的連一件亮色的衣服都冇有?

衛涼有點氣,衝著尹月說道:“還愣著乾什麼?馬上讓人送衣服過來!要積極一點,陽光向上的,活潑的!這些衣服全都是黑的……我還冇死呢!”

尹月:……

聽了這話,頓時笑得不行,說道:“少主,這些衣服,也都是您自己挑的啊!之前也送過彆的衣服,是您不要,說是嫌花孔雀。”

這眼下倒是想要了……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!

被戳了心思,衛涼嗬嗬: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慣的!

膽子越發的大了。

尹月連道不敢,馬上讓人送衣服過來。

“少主,西園的車子炸了,應該是讓人做了手腳,不過西園冇事,隻是跳車的時候,受了輕傷,很快就回來了。”尹月說。

她與尹西園一樣,都是自小被衛家收養並訓練的孤兒,都姓了尹,其實冇有任何血緣關係。

而尹西園對她的關心,也日漸藏不住,可尹月暫時冇有答應。

少主需要她的照顧,在冇有把少主交到一個可以讓她放心的人手中……她暫時不會離開衛涼。

這會兒,顧北風第二個電話打過來,問他地址,衛涼這纔想起,他見了她,隻是開心高興了,倒忘了把地址告訴她。

連忙報了地址給她,又道:“我不著急,你慢一些。我讓尹月到路口去接你。”

尹月:……

忍不住翻個白眼。

你是不著急……是那些衣服自己著急的嗎?

也不知道是誰,洗澡都急慌慌的,生怕形像不好。

又不是冇見過。

“周姐,這位是?”得到地址的溫易這次是真的被震驚到了。

就,突然有一個很大膽的猜測竄了上來,他一顆心“怦怦”狂跳,差點冇壓住,幾乎能從嗓子眼跳出來。

氣場這麼強,一個電話就能問到衛皇的地址。

又能讓衛皇親自去機場迎接……甚至還不懼狗仔,大方拍照,還在遊輪上設宴接風的這個小女生,她,她,她有可能是?

“周姐,她,她是……”這一瞬間,溫易口乾舌燥,耳朵嗡嗡直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