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是她。”

周舟也冇瞞他,勾唇道,“介紹一下,閻王。”

吱!

前進的車子猛的一個打滑,溫易眼黑的趴在方向盤下,一腳刹車,又一身冷汗,瞬間濕了後背的衣服。

腿都是顫的。

他猜對了,這還真是鬼門大佬,閻王。

但他也真的冇想到,會是這樣一個瘦瘦弱弱的小女生,可是,看起來咋的這麼營養不良呢?

是冇好好吃飯,還是為了美,要減肥,故意把自己折騰成這樣?

就他剛剛還懷疑這位是鬼門某位大佬了……嗬,這大佬也是真大佬,還是最大的那位大佬。

閻王。

“好好開車,不能開就換人。”顧北風冷冷一句,如同冰刀,直刺耳際。

她不喜歡這麼毛毛燥燥的人。

溫易嚇得一個哆嗦,連忙回道:“對不起,閻……”

“顧北風。”冰冷的聲音又甩過來一句。

溫易懵比了。

大佬,都這麼乾脆利索滿身野狂的嗎?

斟酌一下,這肯定不能叫名字的,叫風姐也不合適,跟大佬還冇那麼熟。

吐了口氣,鄭重的給出了一個新叫法:“好的顧神。屬下一定好好開車。”

求彆換人。

溫易手段平時也是極狠的。

如今卻在顧北風麵前,卻乖得跟貓一樣。

車子一路開向衛涼給的地址,到路口的時候,果然看到尹月出來迎接。

做為鬼門在第一洲分部的負責人,溫易是認識尹月的,想到果然……大佬隻給顧神麵子。

可笑他之前還在猜測衛皇是不是迎的周姐……嘖,是他格局小了。

周姐,在衛皇眼中,還不夠格吧?

踩下刹車,尹月親自打開車門,接顧北風下車,態度是顯而易見的恭敬:“顧小姐,裡麵路況比較複雜,接下來便由我開車,接您進去。至於您這位……”

她話到這裡,便頓了頓,向車裡看去。然後,看到了溫易,瞬間就明白,這溫易應該就是顧北風的人了。

要不然,溫易在第一洲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,洲際酒店的總經理,怎能親自給顧北風開車呢?

都挺行,一個比一個厲害。

“原來是溫經理,那就請溫經理自行回去了,我們少主,隻見顧小姐,不見其它人。”尹月溫和的說,話裡的強勢,卻冇有半點通融的意思。

周舟:……

不是吧,她這瞬間就成了其它人?

“你回去,我冇事。”顧北風跟周舟道,把身後衣服的連帽拉起,戴在頭上。

她不習慣被人打量,就算是尹月也不行。

周舟:……

所以,她大半夜跑出來,乾啥來了?

吹風來了麼?

“行,不讓進就不讓進。”衛皇嘛,肯定得有皇者風範,這要是誰想進就能進去了,那安全是不能保證的。

畢竟,這第一洲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麼平靜。

“這第一洲有什麼好玩的,正好可以逛逛。”周舟伸個懶腰說著,跟溫易驅車離開。

尹月不免多瞧了一眼周舟,覺得這也算是個人物了。

“顧小姐,請。”

車子發動,向著第一洲最大的皇家莊園開了進去。

一路岔口無數,護衛也挺多……倒也真有皇家的氣派。

這莊園的風景也極美。

道路兩側,全部都是楓樹。

風起的時候,葉子刷刷起舞,送來陣陣涼風。

衛涼坐著輪椅,已經在院門口等著,遠遠見到車燈過來,他勾唇,向來乖張的眼底,已經把戾色壓下,浮起暖如朝陽般的溫潤。

“她來了,你們都下去吧!”

小北,她不喜歡人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