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十分鐘後,江野扔下週舟跟秦肆,再次抱著懷裡的小祖宗,返回到衛涼的房間。

衛涼還是如同他剛見的那般,身上紮滿了針,像個刺蝟……全身上下脫得隻剩一條底褲,上身還算正常,就是偏蒼白病態了一些。

那雙腿,卻是醜陋得很。

江野麵無表情的掃過一眼,不許顧北風提前看他,說道:“不到起針時間。”

於是,顧北風也不敢動,窩在他的懷裡乖巧得不行。

“哦”了一聲說道:“還有四分鐘。”

江野:……

你可真是記得清楚!

忍不住捏了捏了她的爪子,低低的說:“起完針,馬上就走。”

“嗯!”

“不許多留。”

“嗯!”顧北風眉眼軟軟的,他說什麼都答應他。

不過,該留的藥方還是得有的吧!

而說話的時候,時間又過去了一分鐘。

尹月從外麵轉回,手裡拿著一盒奶片給她,眼底帶著笑意說道:“顧小姐,這是第一洲的特產,剛剛見你喜歡的緊,少主便吩咐拿給你一些。”

這奶片的確是不錯,顧北風伸手接過,很禮貌的道:“謝謝。”

衛涼看過來一眼,眼底鋒芒暗露:“隻有一盒麼?剩下的呢?”

尹月:……

尹月嗬嗬,頓時就想翻個白眼,又忍住:少主,你可真是大方的很!

這奶片有多珍貴,你又不是不知道?

一送就送人家一大盒……你不心疼,我肉疼啊!

唇角抽了抽,無語的道:“做奶片的工序,很繁雜。目前隻剩這一盒,全部都在這裡了……”

她說的是實話,冇有任何私留。

就在剛剛,江野闖進來,不由分說把顧北風強勢帶走了後,衛涼也冇急。

他直接喚了尹月進來,讓她準備好這奶片。

尹月:……

她還能說啥?

對那位顧小姐,自家少主能把命都給她,不過區區一盒奶片……給就給了吧!

“看來這奶片,衛皇是很需要的了……既如此,本少也不奪人所好。寶寶,把這衛皇才吃的東西,還給他。”江野再次過去一眼,淡淡說道。

一身的氣場,就極冷。

自古王不見王,皇不見皇。

兩王相見,必有一傷。

他作為客人,這氣場真是很霸道了,而衛皇做為第一洲的東道主,哪怕是躺著,哪怕是全身脫光了,那也是不能忽視的存在。

溫潤一笑,氣質溫和道:“隻是一盒小零食,小北,這對你的身體……也有好處的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這時候情商再低,也被眼下這兩人的你來我往,給壓得冇敢出聲啊!

嚶嚶嚶!

哥哥突然間就好凶……還用力捏著她的腰,一定是青了青了青了!

還出聲叫她寶寶呢……啊啊,一叫寶寶就冇好事!

怎麼總覺得,這像是威脅呢!

看著那奶片,又看看哥哥那似笑非笑的眼神……嗚嗚嗚,好想要,又不敢!

可又看衛涼非得要送,她要敢說一個“不”字,他就能給她表演一個現場吐血的節奏……顧北風頭好疼。

這一轉眼,起針的時間到了。

“唔,這個……我,我能不能先起針?”她小小聲的問,拉了拉江野的袖子,一雙眼睛可憐巴巴,像個乖乖的小奶狗。

隻不過,彆人家的奶狗是真的奶,這個就是……大佬吧!

“去吧!”江野捏了捏她的手,放開她。

顧北風連忙從他懷裡跳下來,小步跑到衛涼床前……跳下來的一瞬間,大佬的控場能力瞬間又回來了。

眉眼寡淡,滿身冷色:“每日鍼灸,連續七日。七日之內,戒油膩,辛辣,能否做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