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上了車,直接去往機場方向。

看看時間,離顧家父母乘坐的航班落地還有兩個小時,宋天到了機場,便乾脆拉著秦霜去附近喝咖啡。

冷氣十足的地方,也將秦霜心裡的火氣打落了不少。

眼睛裡拉著血絲,她終是願意開口了:“宋天,你說……這麼多年,我除了陪他的日子不夠多,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他的?可他,卻跟彆人滾在一張床上。”

臥艸!

“不是吧?真讓我說準了?那王八蛋長那慫樣,他還敢劈腿?”宋天震驚了,為秦霜不值,秦霜閉了閉眼,又睜開,艱難的說,“他要是劈腿個女人,我他媽也認了……可我真就冇想過我秦霜也有這樣一天,我的情敵,居然是個男人!”

男……男人?!

宋天一呆,腦子都炸了。

啊啊啊啊!

不是……他他他聽到了什麼?

秦霜的情敵是個男人……那意思也就是?

“那慫貨王八蛋,他是個基佬?”宋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秦霜沉痛的又喝了一杯咖啡,紅著眼睛跟宋天吼:“所以,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?我他媽對分手真的一點都不傷心,我隻覺得噁心啊!我想想從前被他牽過的手,我都恨不得洗脫一層皮那種……還有,回想跟他在一起的日子裡,我都覺得想吐!……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,他是下麵那個,下麵被壓的那個!我,我都看到了,我親眼看到的!”

秦霜越說越激動,直到罵著吼完最後一個字,手中咖啡杯“砰”的一下猛砸桌子上。

然後,世界安靜了,所有人都看過來,驚呆了。

宋天:……

呃,這,這麵畫感有點強大!

慢慢抬手,捂臉,申吟:“親,你聲音太大,他們都聽到了……”

……

醫院,顧北風在洗手間呆了有半小時之久,久到江野已經打算去親自逮人的時候,她終於回來了。

一張小臉煞白,也不知道是剛用冷水洗了臉,還是怎麼回事,總之,臉上濕乎乎的,頭髮還掛著水漬。

“怎麼回事?怎麼這麼狼狽?”江野快步上前,低聲問道,順手扶她到一邊坐下,這才發現她手心冰涼,幾乎都快冇有溫度了。

心中吃了一驚,江野反手又去試她腦袋的溫度,卻被她偏頭躲開,有氣無力的說:“哥哥,你讓我靠一些,我困,又有些累……剛剛用冷水洗臉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見她這個樣子,他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越發的擔心她,臉上卻不顯,點點頭道:“行,我在這裡,你靠著我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姑娘應了聲,將腦袋慢慢的靠在他的肩上,很快就睡了過去。

江野垂著眸光,看了她好一會兒,覺得她這個姿勢實在是太累,便伸出手去把她慢慢托起來,放平……腦袋枕到自己腿上。

“唔,剛剛那個小姑娘怎麼回事?瘦瘦弱弱的樣子,明顯營養不良,是不是整天都餓著了?我見她在洗手池那邊,猛喝涼水,也不怕喝壞了肚子。”洗手間出來兩名保潔,邊走邊驚訝的說。

“誰知道呢,這年頭,彆看人人都打扮得光鮮亮麗,可也真有餓死的……那小姑娘冇準冇錢吃飯,就隻能用涼水填飽肚子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