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扔下這句話,慕悅頭也不回的帶人離開。

顧北風靠在門邊,挑眉看著走遠的女人,問他:“哥哥,她欺負你了?”

清冷的眼底,瞬間閃過一抹隱忍的紅色,又狂又野。

“她能欺負我什麼?”江野失笑,伸手摸摸她的頭,牽著她的小爪爪進了包廂,“不過一個上不得檯麵的跳梁小醜而已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真的嗎?”顧北風有些不放心的皺了小眉頭,低聲說道,“我還是覺得不太好。哥哥,你不用跟我客氣,要是姓慕的真的欺負了你,我幫你出氣!”

“出什麼氣?這裡是第一洲……我們是來買東西的,不是來打架的。”江野好笑的輕敲了她一記腦袋瓜,顧北風不滿的伸手揉著,不一會兒那皮膚就變紅了。

江野愣了一下,有點後悔:“疼嗎?是我手重了。”

這祖宗的皮膚這麼嫩,他以後要注意的。

“不疼。”

顧北風道,把手拿了下來,明顯看到她額頭的一片紅印……瞧起來可愛又覺得喜慶。

像個散財童子似的,江野忍不住又笑出聲。

伸手再幫她輕輕的揉了揉,瞧著她新換的衣服道:“還真打算要打架?”

就憑這祖宗的實力,通常都是以一人之力單挑一群……他也是挺服的。

長得這麼嬌小可愛,打起架來,從來不手軟。

“哥哥,彆這麼說。能好好的,我也不想打架啊……打架其實,挺累的。”這祖宗一臉認真的表明態度,江野差點又給氣笑。

你長得好看你說了算,我可真信了你的邪。

捏捏她的鼻子:“今天就在這裡待著,下麵拍賣台上的東西,看上什麼就拍下來……哥哥有錢。”

顧北風震驚:“哥哥,你錢很多嗎?”

她一雙眼睛睜得好大……想著以江野的身份,也就是國內一個赤狐小隊的隊長,就算掙得再多,能有多少?

江野被她這樣子逗樂了,拉開沙發坐下,將她圈在自己的懷中,親了親她的髮絲說道:“要是哥哥冇錢,買不起怎麼辦?”

“唔,那我給哥哥買。”顧北風認真的說,“哥哥,我有錢。”

“你有錢?你有多少?”江野逗她。

顧北風恍惚了一下……她有多少錢呢?

可能很多吧……多的隻是一個數字而已了。

想了半晌,她歎口氣,說道:“總之,很多錢吧。我得問周舟。”

周舟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,就心塞得不要不要的。

嘴裡咬著一隻冰淇淋吃著,一邊無奈的說:“我說祖宗啊,你的錢……對你來說,大概真的隻是一個數字吧!我想想啊,要是非要打個比方的話,那就是,今晚上這些個拍品,你大概有個百分之一的小錢錢,就能全部輕鬆買下了。所以,你說你有多少錢?”

這些年,瘋人院也不是光糟錢,不掙錢的……瘋人院賣個新藥,那就是天價。

再加上鬼門,收入的錢錢也多的很。

還有醫會,還會香會……光周舟知道的,她這來錢的路子就不止一條。

更何況,大佬四處開馬甲,這說不定天網也是她的呢!

嘖!

就想問……你這麼能耐,你咋不上天呢?

“所以,祖宗,你放心糟吧,你是真的很有錢很有錢的,相信我。”周舟最後總結,秦肆目瞪口呆,石化中!

臥槽!

這麼……有錢的嗎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