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名保潔一邊說著,一邊搖頭,漸漸走遠,去下一個洗手間了。

江野坐在長椅上,向來睿智的大腦,此時,已經混沌一片。

他耳邊已經聽不到其它聲音,眼睛也看不到彆的東西了。

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那兩名保潔的聲音,滿眼都是他身邊這個小姑娘拚命彎腰在洗手間裡喝著涼水的畫麵!

怎能不讓他震驚?!

所以,不讓她喝酸奶,她就去喝涼水嗎?!

傻不傻啊!

目光倏然一閃,發現封清揚正拿著化驗單過來,見他臉色不好,便驚訝說道:“你怎麼了?眼睛怎麼紅了?”

“冇事。”他頓了頓,壓低聲音說,“怎麼樣?”

封清揚看了一眼枕著他的腿入睡的小姑娘,搖搖頭道:“情況不是太好,進來說吧!”

辦公室,江野把沉睡的小姑娘放到沙發上,給她蓋了層薄毯,這纔跟封清揚示意一下:“說吧!”

封清揚把化驗結果遞給他:“血液裡發現了兩種藥物成份。一種會讓她肌無力,長期注射慢慢會變成個廢人。另一種……會讓她容易失控,發狂。”

江野:……

雙手握成拳,猛的轉身去看沙發上的小姑娘,胸中有一股戾氣暴出,瞬間又用力壓下。

頓了頓,平複一下心情,再度問道:“多長時間了?”

“肌無力這種藥,時間不長,大概不足一個月,應該是她被拐賣的時候那些人防止她逃走,才注射的。但另一種藥物,時間就很長了,有些年頭了……”

一種不足一個月。

一種,卻已經好多年。

江野抿唇,控製著自己情緒,聲音沙啞的問:“膚無力這種藥物,已經停止注射,會不會還有其它後遺症?”

封清揚推了把眼鏡說:“……看情況了。如果她體質好,就不會對她有影響,畢竟時間短。但如果她體質不好,還是有影響的,她會特彆容易累。”

容易累,容易困……這就是她昨天晚上的情況了。

所以,她的身體並不好。

“另一種呢?”江野再問,封清揚有些為難,“另一種,因為不知成份,暫時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……可看她這情況,似乎不太好。”

這不用說,他有眼睛,也能看到。

江野起身,目光前所未有的冷:“化驗藥物成分,儘快找出解藥……還有,今天的事情,不要跟她說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封清揚答應一聲。

就見向來不近女色的男人,已經彎腰把沙發上睡著的小姑娘抱了起來,穩穩的往外走。

心中不由一歎:到底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!

曾幾何時,看見女人就煩燥的堂堂江爺,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麵?

顧北風這一覺睡得很長,等她再次睜眼的時候,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青山莊園。

她愣了一下,連忙起身,摸了摸自己的手,總算有點了溫度……她鬆了口氣,這次身體的突然發作,也出乎她的意料,但,總算是挺過去了。

看了眼時間,已經晚上八點鐘了。

“怎麼睡這麼沉。”她吃了一驚,連忙從床上跳下來,也冇顧得上穿鞋,拉開房門就跑了出去。

外麵有著燈光,但光線很暗。

耳邊安靜的很,像是冇有人在一樣。

顧北風從二樓跑下來,呆呆的看著空蕩蕩的客廳,冇有一絲人氣……像是再度被扔掉,被拋棄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