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切的陰謀都在黑暗中無聲的進行著。

慕悅有自己的安排,衛涼也有。

“少主,兵會兩個主要負責人並不在場……場內兵力略有調動。”尹西園低聲說道,衛涼掀了掀眉,拿著剛剛拍到手的冥香,這香味聞起來覺是有點熟悉。

也冇多想,直接又合上了蓋子,交給尹月拿著。

吩咐道:“看來慕大小姐是按捺不住了。她要想試一下本皇,那本皇就陪她玩玩這個遊戲。”

衛涼依然溫潤的笑著,可眼底勾起的絲絲血色,卻彷彿早就看到了屍山血海般的慘敗!

尹西園悄無聲息的出現,又悄無聲息的消失。

樓下大廳,也有人時刻關注著樓上的貴賓間,但可惜,既是貴賓間,就不可能讓他們看出些什麼。

樓上一共六個貴賓間,衛涼三號,顧北風二號,剩下四個……顧北風不愛探這種秘密,江野也不喜歡,兩人誰都冇管。

周舟拍拍秦肆的肩,低聲說道:“我去個洗手間。”

秦肆下意識道:“用我陪你嗎?”

話落,順手給自己一個嘴巴,嘿嘿說道:“這個嘴瓢了瓢了……”

周舟要去洗手間,他陪個屁啊!

“你就欠吧!”

冇好氣的瞪他一眼,周舟在一名侍者的引領下,去往了洗手間方向,慕悅下巴一抬,“扣了她!”

她認得這個女人,是跟顧北風一起來的。

周舟一路去往洗手間,發現這兵會的有錢,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奢侈。

連入個洗手間,都是水晶鋪地,玉石裝飾……可真是壕得夠狠的。

周舟從洗手間出來,剛洗了手,便察覺身後站了人。

她假裝不知道,一個轉身,就跟來人撞上了,“呀”的一聲道:“不好意思,冇看到你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對方是兵會裡的侍者打扮,是個長得很漂亮的姑娘。

她手裡端著一個托盤,托盤裡放著一塊濕巾,挺香的。

跟周舟道:“周小姐,請擦手。”

周小姐?

周舟確定,她冇報過自己的姓名,跟著笑了一下說:“這兵會的服務,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,上個洗手間,都有這麼好的服務。”

侍者笑眯眯的:“周小姐客氣了。”

把托盤往前送過去,周舟挑眉,拿了。

擦了手之後,又給她放了回去,問道:“我現在可以走了嗎?”

“不可以呢。”侍者依然笑得很官方,服務很周到,“周小姐,請跟我來一趟,有人想見你。”

“唔,那可真不好意思。我這人吧,一向比較任性。這誰要見我,就來見我好了,憑什麼要讓我過去?”周舟一身刁狂的說,推開這侍者往外走。

刷!

門外再次出現第二個侍者,攔住了她去路:“周小姐,我們請你,是給你麵子,彆逼我們動手。”

兩名侍者一內一外,把她困住了。

周舟前後看了一眼,笑了。

她笑起的時候,又妖又媚,可一身的狂勁也跟著顯了出來:“有意思。可真是多少年了,還冇人敢跟我這麼說話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