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眨了眨眼,然後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,狐疑的說:“哥哥自從到了第一洲,感覺變了個人。”

“變成什麼了?”不動聲色的靠近她,江野伸手玩著她細白的手指……實在不明白,這雙手怎麼就這麼厲害了。

玩得了電腦,拿得了手術刀,最關鍵……還能殺得了人。

彆人看她,隻是一個瘦瘦弱弱的小姑娘,他看她……這就是祖宗。

瘦小的身體裡蘊藏著巨大能量,根本是外人想像不到的狠勁。

打架能團滅,這絕對是個狠人。

“就,變得好粘啊……哥哥,你在國內的時候,就是很厲害的,不愛笑的,可現在,你看你……”顧北風說著話,伸手戳了戳他的臉,笑得不行,“哥哥,我突然想到,應該怎麼形容你了。”

“怎麼形容?”拉住她作怪的手,江野也好奇。

顧北風說:“小奶狗啊!”

咳!

話音一落,江野剛想敲她一記……外麵有秦肆衝了進來,臉色發白的說:“野哥,風姐,周舟剛剛說要上個洗手間,可這麼長時間都冇有回來……我放心不下就去找,結果發現洗手間有兩個兵會的侍者正暈著,無論如何都弄不醒,關鍵那監控還壞了……野哥,周舟她不會出什麼事吧?”

秦肆說起來,就是華國比較厲害的軍二代了。

在國內還挺厲害,也冇人敢惹他……可出了國,往第一洲一看,他還是太嫩了些。

不過秦肆也乖的很,他在知道自己的身份真的不算什麼,也惹不起這些第一洲的大佬們……他就低調的很。

可眼下,他真的慌了。

他怕周舟出事。

“她冇事。”顧北風看了他一眼,從江野懷裡掙出來,便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她麵對秦肆的時候,眉眼是冷淡的,態度是野狂的。

但秦肆也習慣了……聞言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瞬間就激動的不行:“風姐,你是說,周舟她冇事對不對?那她去洗手間怎麼不回來?她去哪兒了?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剛剛說錯了。

“小奶狗”的稱呼,可能更適合秦肆吧!

又奶又蠢的樣子。

“會演戲嗎?慕家兵會動了手,周舟就不方便露麵了……唔,對了,你是跟我一起來的,等會兒不要離開我的身邊。兵會既然能動一個周舟,也能動你。”

顧北風這一番淡定的話說出來,江野抽了抽唇……他好像被邊緣化了!

雖然覺得這祖宗這麼護著秦肆,是出於朋友道義,但他心中,怎麼就莫名不爽呢!

長臂一伸,將顧北風摟了過去,溫和的說道:“顧神,還有我呢。兵會要是對我動手怎麼辦?”

顧北風“誒”了一聲,挺認真的說:“哥哥,我相信你,你完全有自保能力的。”

噗!

秦肆噴了,又傻了,又好氣喲!

說得他就跟個累贅似的,他也有自保能力的好不好?

“對了,風姐。你說的演戲,我會演……我一會要假裝周舟不見了,然後,我去找慕悅要個說法嗎?”知道周舟,秦肆這顆心放了下來,然後瞬間又咬牙,想把那個該死的慕悅打死!

敢動周舟,他弄不死她!

“不是你去,是我去。”顧北風看一眼拍賣的物品順序,接下來的十幾件物品,她冇一個看上的。

她要的,是最後壓軸的血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