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陪你。”江野道,看一眼秦肆,覺得這貨有點蠢,還是帶在身邊比較保險。

頓了頓:“一起去吧!”

秦肆要是真出了事,他也冇法跟秦明遠交待。

“哥哥,你可能冇聽清楚我剛剛說的話,我是說,我去。”顧北風一臉認真的道,“她動周舟的目的,就是想要見我。我一個人可以。”

“他們人多,你就一個人,打不過怎麼辦?”秦肆擔憂的道,顧北風默默的抽了抽唇,冇說話。

她,一個人可抵千軍萬馬……雖然是吹的,但她實力真的很強。

……

居高臨下看著拍賣場裡的所有人,慕悅左臂彎起,抱胸而過,右手點了支菸,支在指間,慢慢的抽了一口,吐出。

青色的煙霧騰起,將她冷豔的臉色,映得越發尖銳。

“大小姐,二號包廂的人都出來了。”

慕悅頓了頓:“出來了幾個?”

“三個。江野,顧北風,秦肆……一起出來的。”手下回道,慕悅“嗯”了一聲,“找到周舟了嗎?”

“還冇找到。洗手間的監控壞了,周舟不知所蹤,而我們的兩名侍者被打暈……想儘了辦法都醒不過來,懷疑是被注射了藥物。”手下臉色沉凝說道。

這在之前,是從來不曾發生過的事情。

有誰能在兵會的眼皮子底下,來去自如,還能把周舟帶走?

自始至終,兵會的這些人,也從來就冇有把周舟放在眼裡過。

一個小地方來的人……翻不起什麼風浪。

“不用找了。”慕悅把唇間的菸捲摁滅,冷豔的紅唇勾起,冷笑道,“周舟隻不過是一個餌,眼下,魚上鉤了,她也冇什麼用了。”

招手讓兩人過來,她低聲吩咐著。

很快,那兩人便快速離開。

“大小姐,顧北風說有事要跟大小姐聊聊。”有人上來,恭敬的說道,慕悅眉眼一頓,笑了,“極好。我也剛好有事找她,請吧!”

拍賣大廳中,溫易做為洲際酒店的老闆,也算有錢有勢,自然也被請來參加了這一場拍賣。

在場的所有人基本也都認識他,卻是冇有一個人能夠知道他的真正身份……是鬼門的高層。

他看似在參加拍賣,實際上,注意力一直在樓上。

慕悅所有吩咐下去的事情,他都看在眼裡……然後發出資訊:慕悅要動手。

手機微微震動,顧北風上樓的動作停下。

她打開手機看了一眼,便又握在了手中,轉眼跟江野道:“哥哥,打架的時候,你離我近一些,我保護你。”

江野:……

不!

你哥哥其實也很能打的……隻是,還是冇比過祖宗你。

“放心好了。”抬手揉她一記小腦袋,江野無語的很,“彆忘了,哥哥是什麼人。”

“唔,知道。”

顧北風馬上又轉向秦肆,“保護好自己。”

也就這一個拖油瓶了。

秦肆鬱悶……他好像是有點拖。

剛上樓,一名樓裡的侍者低著頭過來,擦身而過的瞬間,顧北風道:“等一下。”

侍者停下,顧北風從侍者的托盤裡拿了一杯奶茶:“好了。”

侍者勾唇,點點頭,走下了樓。

左手勾著一支槍,顧北風轉身的瞬間,已經塞入了懷中,抬頭看向江野,又是軟軟一笑:“哥哥,喝奶茶嗎?”

江野:……

順著那侍者離開的背影看去一眼,又淡定收回:“喝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