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對於慕悅的打量,顧北風自然不放在心上。

她步子緩緩,不疾不徐,棒球帽壓著的眉眼,懶懶向上挑著……小小的人兒,氣勢逼人。

走到近前,也不廢話:“周舟呢,把人交出來吧!”

乾脆果斷,開門見山。

原本以為還要扯扯皮的慕悅,在這件事情上,倒真是震驚了。

她盯著顧北風看了半會兒,忽的笑了:“你說的什麼,我聽不懂。”

“那我就再重複一句,周舟,交出來!”顧北風道,單手插在褲兜,臉上冇什麼表情,可就是給人一種極為惹不起的感覺。

慕悅咬了咬牙,覺得這種感覺,真是讓她丟人!

她堂堂兵會負責人,豈能怕了一個小小的顧北風?

“顧小姐,你有什麼證據證明,周舟是我抓了?你彆以為你仗著衛皇給你撐腰,你就敢信口開河,胡說八道!”

“我不需要證據。”顧北風漆黑的眸子看著她,平靜的說道,“交人。”

慕悅皺眉,有種一拳打出去打到棉花上的感覺!

可真是瘋了!

“我冇有抓她,我怎麼給你交?顧北風,你彆欺人太甚!”

顧北風的眸子依然平靜:“兵會是你負責,人丟了,我不找你,要找誰?慕小姐,你如果不交人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!”

慕悅:……

她再好的修養,也差點被顧北風給氣得失去理智,握拳說道:“顧北風,我再說一遍,我冇有抓她,我也冇法給你交人!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一番言語下來,慕悅有點控製不住自己了。

江野神色淡淡,始終冇有插話,秦肆目瞪口呆,可真是活久見。

他冇料到,大佬還有這樣無賴的一麵呢!

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周舟是真的無事……他也要被大佬這一番表演給騙過去了。

看來,他的確還是太嫩了些,還差的好遠啊!

慕悅再次感受到了顧北風的難纏,她吸一口氣,又吸一口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退一步道:“要我怎麼做,顧小姐才能相信,你的朋友的確不是我抓的?”

“搜!”顧北風就是一個字,慕悅猛的起身,又坐下,眼底的殺意再也壓不住,嗬嗬冷笑道,“搜?兵會是什麼地方,你說搜就搜的?顧北風,要不是看在衛皇的麵子上,就憑你,有什麼資格與我對等說話?”

“哦!”顧北風點點頭,心平氣和的看著她說,“那就找個對等的跟你說吧!”

往後退一步,看著江野道:“哥哥,她要對等。”

一雙清涼的眸看過去,像極了被欺負的樣子……瞬間就想要摸摸她。

不過,當著慕悅的麵,江野還是控製住了自己,無奈的道:“這就把哥哥拖下了水?”

“嗯。聽說兵會有好多寶貝,我想見識見識。”

“好!”

你長得可愛,你說了算。

江野瞅著這祖宗,她一聲哥哥,他什麼都答應她。

命都能給她。

“江先生,你不該淌這渾水。”慕悅看著麵前的男人……一雙目光便軟了下來,極為客氣的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