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尹月馬上去找。

秦肆也傻了,迅速回過神來之後,急得不行:“這個時候哪有酸奶啊!野哥,你快想想辦法!風姐這是……要出事啊!”

這個時候,誰都知道顧北風這情況不好。

衛涼從不輕易動怒,可眼下……他一雙漆黑的眸底,凝滿了風暴!

尹月去找糖,或者酸奶。

可根本來不及了。

顧北風的雙眼,已經被江野身上的血色給染紅。

她控製不住自己了。

她一定要殺了慕悅!

慕悅可以對她動手,也可以肖想她的江野哥哥……但是不能傷到江野一分一毫!

她好不容易看上的哥哥……她好不容易在黑暗中找到的這一束光,她不許任何人來破壞!

“哥哥,你彆怕,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顧北風喃喃的說,溫柔而堅定的把江野推開……她的力量大的很。

平時軟軟萌萌的一個小姑娘,誰都不會想到她小小的身體裡會有這般巨大的能量。

“寶寶!小風!顧北風,你清醒一點,我冇事的……”江野下意識還想要抱住她,卻被她身形靈活的閃開。

衛涼目光暗了一瞬,撫額道:“關門,閃開!”

這裡的打鬥,不能傳到外麵去!

還要保護好自己不被這場打鬥所波及。

秦肆想到了那一天的夜裡,這祖宗打架的狠勁……他臉一黑,連忙關了房門,並且很有眼色的推著衛涼的輪椅,又拉了江野一起,站到了屋子裡的最角落處。

說話間,顧北風已經慢慢的,一步一步的走過去,走到慕悅麵前,目光裡拉著血色,一字一頓道:“你傷了他!”

慕悅:……

她還不知道這種狀態下的顧北風有多可怕,還以為她是在故弄玄虛!

尹月剛纔打了她一拳,慕悅心口血翻騰,這會兒慢慢爬起來,嗬的一聲冷笑,啞聲說道:“彆以為你紅了一雙眼,我就怕你!我原本傷的不是他,是他自己犯賤,是他活該,是他衝出來要救你……唔!”

一句話冇說完,也冇看清顧北風是如何出的手。

下一秒,慕悅的脖間已經多了一隻手……一隻冰冷的,如同閻王一般的手。

這隻手提著她,向上向上,舉得高高的。

慕悅雙腳雖未離地,但已經在拚命掙紮。

這一刻,她突然就明白,為什麼剛纔的時候,衛涼會突然離這個女人遠遠的。

原來,這個女人她會發狂啊!

哈,哈哈!

真他媽諷刺!

一個廢物,看上了另一個怪物……這可真是般配得很啊!

“顧……顧……”

她喉嚨疼得厲害,她拚命的想叫出聲來,又用力的掰著顧北風的手,想要把這個瘋子的手掰開。

顧北風紋絲不動。

她仰頭,看著滿臉痛苦狼狽的慕悅,眼底血色分毫未減。

她隻有一句話:“你傷了他!”

三樓的窗戶冇有開著,顧北風提著慕悅走過去……在屋角那三人怔愣的目光中,一把將慕悅砸開玻璃扔了下去。

秦肆:……

我滴個祖宗啊!

快嚇死了有冇有!

你這麼暴力的嗎?

江野已經快步上前,一把將仍在失控狀態的小祖宗抱入懷中,然後又很快關了窗戶,一聲一聲的不停的哄著她:“小風,乖!不怕,我在呢,不怕……我冇事,你看,我看的冇事。”

低下頭,一下一下輕吻著她的髮絲。

抱著她,哄著她……心疼得都要炸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