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愣愣的,一時不知道是在夢中,還是身在現實中。

“啪!”

燈光突然調亮,顧北風順著聲音看過去……長腿勁腰的男人正從浴室出來,身上穿著浴袍,領口開得有點大。

一滴水自脖間流下,又緩緩落入浴袍之中,隱入不可知的地方。

男人手裡抓著毛巾擦著濕濕的髮絲,又欲又野,偏又眉眼清明,像是隱著萬千重山一般,霧霧濛濛的看不清。

卻還是第一時間問她:“傻了?”

“啊”的一聲,顧北風慌忙回神,還知道雙手捂了眼睛,連連說道:“對不起哥哥,我我,我不知道的……”

嗷嗷!

哥哥的身材好好啊!

江野眉眼略頓,就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

半會兒,手裡的毛巾扔過去,蓋在她腦門上:“如果你不是手指留了一條縫,我信你……”

誒……被髮現了啦!

小姑娘討好一笑,乖巧的抓下毛巾,又給他送過去:“哥哥,反正你穿浴袍,也冇看到啥嘛……”

“是嗎?那你想看什麼?”

“想看哥哥光光的樣子。”小姑娘脫口而出……下一秒,這祖宗轉身就跑。

江野伸手,拎起她的後脖領子扔到一邊沙發上坐好,板著臉道:“慣得你……可真是什麼話都敢說。”

又看了看她的小腳丫,忍不住又教訓一句:“不穿鞋的毛病,什麼時候能改?”

小姑娘:……

嚶嚶嚶!

哥哥好凶。

吸著鼻子眼巴巴的看著他,小小聲的嘀咕道:“反正早晚都會看的嘛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氣笑。

這膽還挺大。

不過,這麼瘦小的一隻,他也真不忍再收拾她了:“餓了吧?江管家在廚房給你留了飯,你先去看看喜歡吃什麼。”

顧北風巴不得趕緊逃走呢……哥哥現在一點都不好,還凶她!

隨便踢了雙鞋,跳起身衝進廚房,鍋裡果然溫著菜,還有粥。

粥是黃金小米粥,軟乎乎的挺香,但顧北風想吃肉。

菜有好幾道,有肉有素……顧北風讒排骨,立馬伸爪撈了一根啃著吃。

也不嫌油膩,總覺餓了大半天的肚子,在肉肉的全力支援下,瞬間就覺得滿足的不行。

“慢點吃,冇人跟你搶。”江野進了廚房,一看她果然吃得這麼不顧形像,也冇說什麼,自己盛了碗粥,拿出去放在餐桌。

一會兒時間,顧北風就盛了滿盆的排骨出來,吃得津津有味。

邊吃還邊問她:“哥哥你吃了冇有?好好吃呀,江爺爺的手藝越來越好了……咦?對了,江爺爺去哪兒了?剛剛冇看到他。”

“出去夜走了,吃完飯散散步。”

“唔,好習慣。”顧北風回神,頓時又吃得放不下了。

江野陪著她吃,感覺養個小姑娘……真是太費勁了。

頓了頓:“我查過你的資料,你並冇有學曆……小風,今天下午你睡覺的時候,我幫你聯絡了幾個學校,你隨便挑。”

上……上學?

正在吃肉的小姑娘,頓時覺得肉都不香了,瞪大了眼睛看他:“我不想上學。”

“你剛滿十八歲,不上學做什麼?”江野不容拒絕,說道,“幾個學校,你可以隨便挑,哪怕去混,也要混個畢業證出來,知道了嗎?”

江·教導主任上線!

顧北風頭疼了,嘴裡的排骨也不吃了,推開道:“必須上?”

“必須上!”

“那,行吧!”生無可戀的伸手,“我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