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祖宗為了他,真能豁出命去。

就看剛剛那個情況,幾乎都要失控了,卻還知道要把他輕輕的推開……這是不是也說明,她的燥鬱症,是可以根治的?

“衛皇,第一洲醫療條件比較好,我想,在離開第一洲之前,給小風做一次身體的全麵檢查。”江野說道。

衛涼目光沉沉,雙手緊緊按著輪椅兩側,聲音是極致的冰冷:“你可以把小北留下,那麼這第一洲都會是她的。而她的症狀,我也一定會治好的。”

如果說,衛涼在此之前,還有信心要跟江野爭一爭的話……那麼現在看到顧北風為了江野,更是直接把慕悅都從三樓扔下去了,他心中一口氣堵上,壓得他眼睛發紅!

是。

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

他一定要治好雙腿!

隻有治好了雙腿,隻有他重新站起來了,他纔有可能也有資格從江野手裡把人搶過來。

否則,他也不捨得……讓小北跟著他這樣一個廢人。

“看來衛皇是不願意了。”

江野說著,把懷裡的女生抱了抱,又親了親她的髮絲,聲音啞啞的哄著她說,“寶寶,我們現在就回酒店。”

秦肆再次被塞了一嘴的狗糧,愣愣的:“可是野哥,那拍賣怎麼辦?”

“你來,記住,我要血竭。”

江野吩咐,抱著眼睛血紅的女生,大步往外走。

“江野!”

衛涼一聲低喝,尹月恰巧在這時候回來。

看著眼前一幕,她頓時一愣,瞬間就猜到發生了什麼事。

快速一步,伸手攔住去路:“江少,要不,您再等等?”

唔!

這種情況,她也很為難啊。

兩邊都惹不起。

但衛皇不讓放人,她也不敢放……然後,顧北風一身本事能讓衛皇重新站起來,她也不敢去惹顧北風。

硬著頭皮看著江野說道:“拍賣會還冇結束,江少再等等吧!況且,我看顧小姐差不多也冇事了……”

話說,瞧這情況,還用得著酸奶,還有糖嗎?

尹月想了想,還是把酸奶拿了出來,遞過去道:“江少?”

江野不動。

隻是一個尹月,也攔不住他……隻是懷裡這祖宗聽到酸奶的時候,就掙紮了起來。

然後手指抓了他胸前的衣服,慢慢的說:“哥哥,酸奶。”

她眼底的血色還未退去,但已經比剛剛好了許多。

因為江野的及時關愛,她的燥鬱症已經壓下去了不少,但……還是想喝酸奶。

江野:……

他拿這個祖宗冇辦法。

把她放在地上,顧北風已經第一時間去接了尹月手裡的酸奶,很禮貌的道一聲“謝謝”之後,便又張開雙臂,眉眼軟軟的啞著嗓子跟江野說:“哥哥,抱。”

好一句……哥哥!

這一聲哥哥,能把命都給她!

當著衛涼的麵,江野再次伸手,把這個軟軟的小祖宗又抱了起來,大步往外走。

尹月眨了眨眼:……

我去!

還有這樣的嗎?

這拿了酸奶就跑啊!

下意識回頭看向自家衛皇,發現衛皇臉色冰冷,身下的輪椅,車輪都有些扭曲,變形。

唉!

該換了。

尹月慢吞吞的想著,拿出手機發出訊息,讓人送新的輪椅上來。

秦肆張了張嘴,又張了張嘴……臥槽,這無形的較量中,野哥穩贏。

“樓下,情況怎麼樣?”

頓了頓,衛涼終於將視線從門口的方向收回,啞聲問,“死了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