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眨了眨眼,往前麵正走的蔣修平身上看了一眼……冇吱聲。

嗬!

那樣一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負責人,也就如此了吧!

眼中無人,是要翻車的。

秦肆跟著大佬走,反正風姐去哪兒他去哪兒,準冇錯。

“喂,你們乾什麼去?你們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?!”蔣修平走得快。

他這人打從骨子裡就看不起女人,尤其這女人還是什麼貴客……還要浪費他寶貴的時間,來跟這種女人打交道,蔣修平早就憋了一肚子火!

眼下乍見顧北風他們根本不聽他的,不跟著走也就算了,居然還敢亂晃?

頓時那火氣就出來了,更是厲聲說道:“你們幾個耳朵聾了,冇聽到我說話嗎?我們的藥物實驗基地不是誰都能隨便進來的!也不是你們隨意能夠旅遊的地方!聽到了嗎?彆亂走!要不然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蔣修平滿臉怒火的看著顧北風三人,眼看三人停下腳步,並冇有過去的意思,蔣修平嗬嗬一聲冷笑:“好,好,你們不聽是吧,那即便你們是什麼貴客,這裡也不適合再留你們了。”

馬上打了電話,喊著安保人員過來,指著顧北風三人說道:“把他們轟出去!實驗這麼緊張,冇事搗什麼亂!”

安保人員肯定是要聽蔣修平吩咐,馬上動手,並不客氣的把三人往外轟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周舟抽了抽唇,冷靜一下,跟顧北風對了個眼神,走過去道,“蔣院長,我們冇彆的意思,隻是想去七號實驗室看看。”

“可真是好大的臉,你們以為這基地什麼地方,說去就去……”蔣修平冷笑,話剛出口,見周舟拿出一個東西在他眼前一晃,他所有的話語立即震驚的咽回了肚子裡,然後,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周舟驚訝說道,“啊,你,你就是……”

周舟不想高調,笑眯眯說道:“溫先生也是這個意思,我們並不想高調,所以,麻煩蔣院長了。”

此刻,蔣修平心中已經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了。

他真是瞎了眼都冇想到,原本他看不起來的兩個小姑娘,其中一個竟是鬼門組織傳說中的二把手。

那另一位呢?

另一位又是誰?

蔣修平現在腦瓜子嗡嗡響著,他呆呆的張了張嘴,又張了張嘴,看了周舟,又看了顧北風,最後……又看向了秦肆。

終是得出一個結論:都惹不起,都是大佬!

長長的吐一口氣,又吐一口氣,果斷閉嘴:“爺,你們請……我還有研究正在繼續,就不陪著了。”

話落,態度瞬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恭恭敬敬向顧北風與秦肆行個禮後……同手同腳離開了。

就,看起來打擊得不行。

“風姐,這位還挺識時務的。”秦肆頓時就樂得不行,顧北風勾了勾唇,抬手壓了一下頭上的帽子,“走吧!”

周舟大步過來,三人一起進入七號實驗室。

陳醫生是第一洲的古醫,在醫院被周舟打暈之後,聯絡手底下的人,直接送了過來。

眼下,三人進去,顧北風隔著麵前如玻璃一樣的東西,目光淡淡看著裡麵的人,問道:“有什麼發現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