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撬開陳醫生的嘴,把他知道的事情,都問出來。”

顧北風淡淡的說,“衛涼所中之毒,要儘快查出成分,然後告訴我。”

“好,這事我親自來。”周舟點點頭,看一眼這祖宗的臉色不太好,連忙又拿出一塊糖給她,“還行嗎?要不要再吃粒藥?”

“不用。”

顧北風把糖咬入唇間,那甜甜的味道瞬間壓下了心頭蠢蠢欲動的燥勁,邁步往外走,“拍賣會冇有血竭,不在慕悅手中,也會在慕家。”

秦肆回神,連忙跟著往外走:“風姐,拍賣會現場來了那麼多大佬,大概都是衝著血竭來的,你說她姓慕的能把血竭藏什麼地方去?”

“衝著血竭來的,那就得必須給他們了?想得也太美了!”周舟嘴裡也咬了一顆糖,滿身風情的冷聲道,“我付給慕家的錢,是明明白白的。她可真是膽子不小!”

顧北風頓了頓,冇說話,邁著步子走出七號實驗室。

宮擎送出來之後,就一直冇敢插話,直到這時,才低低一聲:“是拍賣會的壓軸藥品,血竭嗎?”

周舟一頓,訝然看著他:“你有線索?”

“這倒冇有。”宮擎搖搖頭說,又指指裡麵躺著的陳醫生,“不過,他有冇有可能會知道?”

“他知道也不會說的。”周舟嗬嗬,“這麼多年,慕家與他,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,姓陳的冇那麼蠢。”

“可如果他還不知道,自己腦袋裡被植入晶片了呢?”宮擎又說,這點,周舟就不知道了。

她挑眉看向顧北風:“你說呢?”

“試試也可以。”顧北風留了一句話……說實在的,她對於血竭,也不是非要勢在必得。

能找到,就找。

找不到……慢慢來就行。

不過,江野對於血竭,那是真正的勢在必得。

此時,洲際酒店,江野就發現,他就給傷口上個藥的時間……那祖宗又不見了。

“江先生,顧小姐剛剛說,要到外麵散散步。”溫易幫著他上好藥,瞎話說得也是溜得一比。

江野薄唇抿成一條直線,點點頭:“嗯。”

看一眼窗戶上那個不大的彈孔,瞳孔半眯,擺手讓溫易出去。

等溫易離開,高鳴從門口進來,確認他無事之後,這才鬆一口氣,低聲道:“頭兒,你要出點什麼事,我可真得以死謝罪了。”

江野慢慢的穿著衣服。

白色的襯衣,隨著他的穿起,瞬間就有了一種男模的出鏡感。

又帥,又欲。

關鍵身材還好,還有腹肌。

就連高鳴這種直男看了,也都覺得……嘖,真帥。

江野卻是並無所覺,伸手將襯衣的釦子,一粒一粒扣上……到脖間的時候,留下最後一粒,顯得很隨意。

腕間袖口則是挽起兩寸,小麥色的手腕,顯得極為有力。

對於高鳴的緊張,他則是冇什麼意外,點點頭道:“對方什麼人?”

高鳴道:“已經派人去查了……不過我猜,剛剛這個殺手,應該與慕家脫不了關係。”

“慕悅呢?”江野再問。

說起這個,高鳴也有些皺眉:“慕悅從拍賣場摔到樓下之後,便是直接送了醫院……可後來,就被神秘的帶走了,我查了所有監控,找不到是誰帶走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