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與此同時,電梯轎廂猛的一陣劇烈晃動,偏移,傾斜!

衛涼的輪椅也重重翻了出去,一下子摔在了地上!

“少主!”

尹月穩住身形,一把抓起衛涼,背在背上,咬牙說道,“少主,你抱住我!電梯鋼絲繩斷了……”

短短五分鐘的時間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

比如,切斷電梯鋼絲繩,讓電梯轎急速墜落……雖然隻有三層樓高,但摔下去的話,尹月可能會冇事。

而衛涼一個廢人,雙腿不良於行,他肯定要出事。

哪怕不死,也會摔成重傷。

再有一個,那不時吹進電梯轎廂裡的毒煙,就算不能毒死人,也會讓他們手忙腳亂。

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……慕悅做事,一向毒辣。

從來做事,都是一環扣一環,環環相扣!

衛涼不用想都知道……就算這電梯掉下去,摔不死他,那守在電梯外麵的人,也一定會殺了他。

因為,他們是同一種人。

從某個方麵來說,衛涼與慕悅是很像的……一旦出手,絕不留情!

但如果給他留下,哪怕一丁點的機會,便等著迎接他的雷霆之怒吧!

“有機會,你自己走。”

衛涼依然是這句話,極為冷靜的說。

他剛剛摔得不輕。

額頭都碰破了。

但他像是冇感覺一樣,穩穩的把他手中的玉,小心翼翼的放在懷裡,放好。

然後右手摟了尹月的脖子,左手握了那把鐳射手槍。

一張病態,卻異常俊逸的臉色,此時滿滿都是冷戾:“電梯落下之後,我會在第一時間用鐳射切開頂部,你跳出去,剩下的事情,交給我!”

話音未落,耳邊又是猛的一聲響,電梯以失重的速度,飛快的墜落而下。

尹月咬牙,把衛涼背在背上,死死的護著!

為了救衛涼,她豁出命都可以!

電梯墜落的速度很快,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尹月身體劇顫,喉嚨裡一股腥甜冒出,又用力的壓下。

說時遲那時快,衛涼手心一翻:“張嘴!”

尹月聽令,下意識張嘴,一粒藥丸直接送入她口中,尹月一驚:“少主……”

想要吐出已經來不及。

那藥丸入口即化。

衛涼單手撐著她肩膀,翻身而落:“你受傷了,把藥吃下去。”

幾乎是同時,衛涼左手持槍,一道鐳射射出,瞬間,轎廂頂部被切開一道口子,尹月咬牙,從轎廂頂部翻身而上!

一連串的子彈便也在此時,對準依然關閉的電梯門,瘋狂的掃射。

“少主!”

尹月紅著眼睛大叫,找了地方衝出,對著慕家的人開火。

而慕家的人,似乎也更是發了狠的要置衛涼與死地!

甚至連逃出來的尹月都顧不上理會……隻是瘋了似的對準電梯開槍。

直到把電梯門打成蜂窩,確定裡麵的人就算是變成了蚊子也飛不出去的時候……他們突然就撤了!

不!

也不是突然就撤了。

而是,尹西園帶人衝了進來。

一眼看到尹月身上帶傷,滿身狼狽的樣子,尹西園厲聲道:“殺!一個都不準放出!”

三步並兩步飛身上前:“小月?”

“快救少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