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尹西園眼圈一紅,看著已經被打成蜂窩狀的電梯門……他縱身撲了過去!

就算是來不及,也要把少主救出來!

“都彆動!”

兵會的人忽然衝進來,人人手中握著槍支,森冷的對準他們。

整個拍賣大廳,拍賣活動已經結束,所有人也都已經離開。

而這一場針對衛涼一個人的刺殺行動,如無兵會內部人員配合……尹西元能把腦袋擰下來給他當球踢!

猛的回頭,尹西園紅著眼睛,怒聲道:“羅城,你敢背叛少主!”

羅城,是兵會的人。

向來跟慕悅走得近。

慕悅這一次策劃行動……羅城全部都知道。

當然,他也是挺配合的。

“尹西園,這都什麼時候了,還跟我擺你那副臭架子?少主已經死了吧,電梯門都打成馬蜂窩了,他就是再有十條命,也早死得乾淨了!”羅城笑嗬嗬說,給自己點了一支菸,心滿意足的抽著。

“尹西園,其實你是很有能力的。但是這麼多年,你都願意跟在一個廢物身邊,也挺讓我不理解的。”羅城擺了擺手,一把椅子送了進來。

他跟著坐下。

嘴裡吐著淡青色的煙霧,笑得滿臉都是得意:“一個不能走的廢物點心,他有什麼本事要控製第一洲?就憑他是黑客商會的少主嗎?我呸!一個黑客商會的少主,他這手還伸得賊幾把長,他是找死!”

“唔,當然……尹先生如果要棄暗投明的話,兵會是可以給你安排一個職位的,還有這位尹月小姐,跟在廢物身邊時間長了,也就變得不可愛了。”

“尹西園。看來我們過去也認識的份上,我現在給你一個忠告:放下武器,跟我走,我可以饒你一命,還有尹月小姐如果願意,也可以放下武器,我同樣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“兩位,我的建議怎麼樣?給你們兩分鐘時間考慮。”羅城翹了二郎腿說。

這一刻,他胸有成竹!

衛皇已經死了,那麼樹倒猢猻散……還有什麼比跟著慕大小姐做事,更好的選擇呢?

如果這兩個人識時務,那就算了,他可以把他們當兩隻狗養著,也無非就是費一點心而已。

可如果不識時務,那就彆怪他不客氣,隻能送他們去見閻王了。

“我呸!姓羅的!你就是個白眼狼!這麼些年,少主對你不薄,你管著整個兵會的防守,少主給了你那麼多的信任,你居然敢背叛少主!”尹月紅著眼睛罵著,猛的把槍口對準羅城,恨不得一槍弄死他。

被尹西園壓下。

不為彆的……羅城帶來的人,是他們的幾倍,他能不讓她冒這個險。

“西園!”尹月著急的說道,“少主還冇救出來,少主他……”

尹西園深深的吸口氣,用力按著尹月的肩膀,啞聲說道:“羅城。我們是少主的人,不管生死,都不會背叛少主的。”他把尹月護住,垂下的指尖輕輕捏了捏她,尹月瞬間想哭,“西園……”

“彆說話。聽我的……先救少主。”尹西園道。

他話音落下,便突然出手,而羅城也早有防備,馬上反擊。

說時遲那時快,所有人又亂成了一團。

整個兵會大廳,恍若人間地獄。

不時有鮮血爆出,更有慘叫聲不斷響起。

皇家莊園。

顧北風的車子停了下來,管家在門口迎著,老臉一片焦急,見顧北風到來,連忙上前道:“顧小姐,我們少主的電話打不通,尹月小姐跟尹西園先生的電話也不通……我懷疑,他們是不是出事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