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也受了傷。

關鍵他冇料到,那羅城真是跟瘋狗一樣,鐵了心的想要把他們都摁死在這裡!

羅城早有準備,兵會的人手是他們的兩倍之多……一時半會兒之間,尹西園做的佈置,就顯得弱了不少。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答應一聲,往尹西園那邊看了一眼,抖手直接扔出去了一枚圓圓的東西。

似金非金,似鐵非鐵,是個銀色的圓球。

圓球滾出去,滾在大廳中央,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忽的“噗”的一聲從中間炸開,淡黃的煙霧快速漫出。

“快撤!”

羅城反應最快,下意識的大叫,猛的抽身急退。

其它人就冇他這麼反應快了。

圓球裡噴出的氣霧,很快就吸入鼻端,或者是從身體表麵的毛細孔吸入進去,一些撤的慢的人,立時軟綿綿的倒下,手腳無力。

就連同尹西園帶來的人,也全都倒下了。

尹西園跟尹月兩人也倒下了。

這一刻,兩人對視一眼,俱都無語的緊。

就,挺行啊!

無差彆攻擊的大殺器……敵我不分的。

“抱歉。”

顧北風在煙霧中站定身子。

一雙筆直的雙腿從他們眼前一閃而過,去往電梯方向。

如蜂窩一樣的電梯門,被她略頓了頓,一腳踹開……向裡看去。

裡麵輪椅翻著,衛涼坐在輪椅背後。

特製的輪椅上麵,全部都是坑坑窪窪的彈坑。

電梯裡灑了一地的子彈。

這種情況,傻子也能看得出來……若不是這個輪椅給力,衛涼會被當場打成篩子!

“衛涼?”

顧北風挑眉喊著,輪椅背後,衛涼慢慢的舉起一隻手,手指做OK狀,低低的笑聲淺淺而起,“小北,我就知道,你會來的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看他還有心思開玩笑,她提起的一顆心也定了下來。

頓了頓,邁步過去。

一把拉開那把特製的輪椅。

然後居高臨下看著滿臉蒼白,但精神還不錯的男人,問他:“受傷了?”

她鼻子好使,聞到了血腥味。

“嗯,擦傷了一下。”衛涼道,也冇扭捏,看著她說,“一個人來的?江野冇有陪你?”

直接向她伸出手。

顧北風冇動,盯著他的手看了會兒,視線又走過他全身,最後落在他的腰腹位置,目光瞬間冷沉,“傷重嗎?”

衛涼笑了,像是感覺不到疼一樣,依然笑意溫潤,軟聲說道:“我腿腳不便,剛剛躲得慢了一些,不過應該冇事……死不了。”

死不了嗎?

這一刻,顧北風深吸口氣,覺得剛剛殺人之時的那股子燥勁,又有想要抬頭的感覺。

她兜裡翻出一顆巧克力糖咬在唇間,用力把那股子燥勁,硬生生的壓了下去。

彎腰抱起他,大步走出電梯:“蠢!”

蠢到家了!

她給他的緊急聯絡方式,是擺設嗎?

衛涼:……

被一個姑娘這麼罵著,衛涼竟是乖巧的一個字冇敢吭聲。

唔!

他的確是蠢了,也是大意了。

他知道這場拍賣會,慕悅肯定會有動作,也讓尹西園提前佈置了……但他冇料到,慕悅的膽子,真大啊!

看來這個兵會,怕是留不得了。

“衛皇受傷了嗎?”

周舟正給軟倒的己方人馬發著解藥,一眼看到自家祖宗竟然公主抱的把衛皇給抱了出來……頓時就震驚了。

臥槽槽槽!

這,大事件啊!

江野要是知道,怕不是醋罈子要打翻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