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益伯心中一頓,他們果然是衝著慕悅來的。

但慕悅除了是他的親孫女,還是他親自指定的下一任慕家繼承人。

他是怎麼也不肯把慕悅交出去的。

還是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,一臉驚訝的說:“尹小姐,你要找小悅嗎?可她今天去兵會,就一直冇有回來……你找她有事的話,她應該在兵會吧?”

尹月目光一沉,正要說話,周舟就“嘖”了一聲,嗬嗬笑著說:“慕老爺子,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麵啊,這一手太極打得真好……我就不信慕悅她今天在兵會乾了些什麼事情,你能不知道?刺殺衛皇,她死有餘辜,我勸你識相的話,還是趕緊交人吧!”

唔!

周小姐這麼硬杠的嗎?

尹西園抿唇,與尹月對視一眼……兩人把主場,暫時都交給了周舟。

而溫易就更像個護衛,周爺上場,還輪不到他出聲。

雖然尹月與尹西園有點懷疑溫易的身份:隻不過一個洲際酒店的老闆,他是怎麼跟周舟搭上關係的,但現在也不適合問。

“尹小姐,不知這位姑娘……又是誰?”慕益伯驚訝看著周舟說,“第一洲的人物,老朽也是都見過的,唯獨這位姑娘……”

周舟直接打斷:“行了,明人麵前不說暗話,裝得太過了,就有點假了……慕老先生,你就聽清了吧!我現在就給你一個選擇,交人!要不然的話,我就炸了這裡!”

周舟一身匪氣,不講理的很。

慕益伯瞪大了眼睛,還想再裝裝的,卻冇想到周舟這麼直白……立時就有點尷尬!

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周舟的資訊?

這就是跟著顧北風一起來的!

可,不過是一個華國的小姑娘,也敢來他慕家大放厥詞!

嗬嗬一聲,終是沉了臉,氣笑:“老朽剛剛說過了,小悅並不在……你是聽不懂話嗎?還有,我堂堂慕家,也不是你想炸就能炸的!”

慕益伯挺直脊背,冷冷看著周舟,倒也真有幾分氣勢。

但這幾分氣勢,對周舟無用。

她見多了顧祖宗那氣場……完全不怵慕益伯。

“啪”的打個響指,立時道:“來呀,咱就成全一下慕先生吧!”

下一秒,慕益伯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溫易手中的火箭筒“轟”的一聲又炸了出去,直衝三樓!

而隨著這一聲爆炸,慕益伯目齜欲裂:“住手!”

這一彈,是衝著三樓的屋頂轟出去的。

刹那間塵土飛揚,眾人紛紛掩鼻,周舟頓時一臉黑線……失策,臟啊!

慕益伯是萬萬想不到,周舟是真的說炸就炸……這一氣,真是氣得幾乎吐血!

怒聲道:“你放肆!”

話音剛落……從三樓樓梯,接連跑下來兩個人。

慕悅與慕餘。

兩人一前一後,拚命咳著,帶著滿身狼狽往樓下衝。

“喲!這不是慕大小姐嗎?”周舟抬頭一看,樂了。

又臥槽的很。

這女人……可真特麼命大。

居然還真的活著。

“姓周的!我就算是活著,你又能把我怎麼樣?我告訴你,你們今天要是敢殺了我,衛涼他必死無疑!這麼多年,他身體裡的毒,你們有一個看出來的嗎?”慕悅發狠的說。

躲不過,那就迎頭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