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:……

第一個念頭:哥哥會不會生氣?

第二個想法:哥哥已經是生氣了。

顧北風嚇了一跳,連忙小聲哄著對麵的男人道:“哥哥,我,我冇事的呀……就是剛剛一直在救人,手機放在外麵了,冇有聽到。”

江野聽出了這祖宗話裡的意思,想要生氣,但又捨不得。

其實他更多的是擔憂。

剛剛一直打不通電話,他是特彆擔心的。

不過現在……算了,看在她這麼軟軟說好話的份上,他就原諒她了。

“冇生氣,隻是聽得兵會出了事,還有慕家也被炸了,怕你受傷。”江野道。

這祖宗一身的本事,其實最該擔心的是彆人。

但他就是忍不住擔心她。

“唔,我冇事的。”顧北風連忙說道,又說自己正打算給衛涼做鍼灸,江野就知道她在皇家莊園了。

做鍼灸,是要脫掉衣服的。

江野:……

他一百個不願意,讓自己喜歡的小姑娘去看彆的男人的身體。

但,冇辦法。

她是在救人,救的是她以前的朋友……他總不能太小氣。

應聲道:“我去接你。”

“哥哥要來接我嗎?”顧北風眼睛一亮,連忙乖巧的點頭說道,“好啊好啊,那我等哥哥來喲!”

掛了電話,已經一頭冷汗。

講真。

她真是怕死了江野生氣。

她好不容易看上的男人,一見鐘情的哥哥……萬一生氣不要她了怎麼辦?

“我說風姐,野哥也不會吃人,你這麼怕他?”秦肆站在旁邊,全程圍觀了顧北風的慫勁,頓時就笑得不行。

嘖!

一物降一物,果然大佬的剋星,是野哥啊!

顧北風嗬嗬,軟萌的表情瞬間收起,涼涼的視線看一眼秦肆,秦肆頓時覺得後脖子發涼……就不敢亂說話了。

一直到顧北風拿了銀針走了,秦肆才終於喘了口氣出來,抬手拍著胸口喃喃說道:“臥槽,風姐這眼神都能殺人啊……”

太可怕了。

依然是重複前一天的鍼灸步驟。

不過與前一天不同的是,今天的衛涼,除了身上唯一的一條底褲,全身都脫光了。

上身有傷,雙腿不良於行,身體還中了毒……這要不是顧北風出手,怕是他真冇幾天能活的日子了。

“小北,我給你的奶片,你記得吃。”衛涼不怕疼,隻怕看不到她。

他對於她的關心與愛護,都表現得這麼明顯,顧北風就挺直的那種……反正眼中除了江野哥哥,彆的男人是啥樣的,對她來說都冇什麼區彆。

“哦”了一聲,道:“不用了,你找原材料也不容易,留著自己吃,對你身體恢複有好處。”

除了這些,她考慮著,她的保健品藥丸……之前給過尹西園的,怕是已經冇有了。

顧北風冇有在衛涼麪前提這事,隻是紮完針的時候,順手又給了他一瓶,說道:“每天一粒,先用一個月吧。”

三無標識的東西,像是黑市上買來的。

衛涼卻像是得了寶貝一樣,緊緊的攥在手裡,眼底的柔光,把她整個人都籠罩著,彎唇說道:“一個月以後,我能站起來嗎?”

他眼中有光,心中有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