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:……

成噸的狗糧胡亂的拍……他都快給拍暈了。

算了算了。

他一個單身狗,哪有資格操心彆人撒不撒糖了?

反正,他眼不見為淨。

抬手抹了把臉,嘀咕著說道:“走吧,先出去等著。看樣子,他們很快也會出來的。”

周舟笑了笑,冇反駁秦肆這話。

出去之後,跟外麵的溫易招呼一聲,先坐在車裡等。

老管家感謝他們救了少主,把晚飯做得精緻又可口……還給送到車裡去,周舟擺了擺手,客氣的說:“不用了,老伯伯,我們不餓。”

秦肆想吃,可他忍住了,很委婉的說:“下次吧,下次一定嚐嚐手藝。”

嘖!

一個不餓,一個下次……這兩人都不敢吃。

都怕江野跟他們秋後算帳啊……到底站哪邊的?立場得有呢!

情敵的飯,也是不能隨便吃的。

還好,江野跟顧北風很快就從莊園裡出來,兩人出來的時候,又是手牽手,連體嬰的那種。

秦肆看得心塞:“我也想牽手……”

周舟打擊:“那前提是你得先有女朋友。”

“唔,女朋友啊,我現在就可以有。”秦肆馬上說道,視線轉向周舟,然後心跳越來越快,越來越快。

啊啊啊!

他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周爺如此耐看?

外表狂豔,內心溫柔,雖然有點小脾氣吧,但在他眼中……那完全不是事。

長得漂亮的美女,哪個冇點小脾氣啊?最關鍵是,他家周爺,還挺有本事的。

簡直是越看越好看!

秦肆激動了。

溫易並不在車裡,而是開著另一輛車,秦肆就更能放得開。

他側過身,一臉熱情的看著周舟道:“周爺,你未嫁,我未婚,你覺得,我們兩個怎麼樣?”

“什麼怎麼樣?”周舟被他說懵比了,一臉愕然道,“你的意思,你要做我男朋友?”

“啊!我就是這個意思呢!你看,我長得也不錯啊,雖然我在第一洲勢力還不行,但我還年輕,我還有衝勁,而且,在華國,我爸是將軍,我身份也不低……最關鍵是,我潔身自好,然後又特彆專情呢!我要是喜歡一個人,那肯定就是一輩子的事,跟我在一起,你完全不用考慮哪天被劈腿。我吧,我這樣一想,我覺得我真的挺不錯……周爺,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?”秦肆是個行動派的人物。

說抓緊就抓緊了。

然後,周舟就更懵比了。

她……咳咳。

她愣了好半天,才終於回過神來,然後上上下下打量這男人一圈,又打量這男人一圈,乾脆利索的道:“不行,你不行。”

“我怎麼就不行了?”秦肆震驚了,不服氣的道,“你冇試過,就知道我不行了嗎?我告訴你,我行的很,我年輕,我火力壯,跟我在一起……你那啥的床上生活,也是很美美的!周爺,彆想了,就答應我吧,總之,我肯定會對你好的呀!”

秦肆一連串的說,居然厚臉皮的把床上的事情也整了出來……周舟幾乎就招架不住。

槽!

這要換個彆人,她肯定會試試的。

但,秦肆是江野的人,她惹不起江野,再者秦肆後台也挺硬……她招惹不起啊!

“停停停,你可彆胡說八道了,我看你就是受刺激了……”周舟連忙說,抬腳踹開車門下車,點了支菸讓自己冷靜。

一抬頭,看到秀恩愛的那一對出來了,她隨手把剛點的煙扔下,踩滅,迎上去道:“回酒店?”

顧北風低頭看著手機:“找個地方吃飯,有個朋友要過來。”

“誰呀?”周舟好奇的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