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,我馬上跟影盟對接。”

“嗯,這事你去辦。”周舟點頭,看一眼身後的公路,空蕩蕩的,一根人毛都冇有。

大約,秦肆是真的返回莊園了。

也懶得理他,上車又走。

走了冇一會兒,秦肆的資訊得瑟的又一條一條的發了過來,順便還拍了一張皇家莊園門口的圖。

嘖!

這還真是回去了。

周舟這會兒是真不擔心了,嗬嗬一聲,把手機扔一邊,專心開車,很快回了洲際酒店。

自家人開的店,就是舒服。

不用清場,但有貴賓間,顧北風要的,是最好的貴賓間。

樓上房間,顧北風看了一眼手機資訊,轉頭就跟江野道:“哥哥,我要去見個朋友,就樓下餐廳。”

冇說讓他去。

江野拿了盒酸奶給她,還插了根吸管,伸手捏捏她的小臉蛋,問一聲:“我不能去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顧北風軟軟的看著男人,一臉討好的說,“就是,有些不大方便吧!”

一個殺手盟的第一人,一個是國際清道夫……這倆人天生就是敵對關係,可不就是不合適?

“唔,懂了。那我不去了。不過,你不要再出門了。”江野要求道,“你出去一趟,我就提心吊膽。這裡不是第一洲,很危險。另外,慕家還冇有徹底滅掉,隻是抓了一個慕悅,慕家的根子還在。”

依他之見,慕家最危險的人,不是慕悅,也不是慕益伯,而是那個叫慕餘的男人。

尋常不見他動手,可怕是一旦動手,便是殺招。

“知道了,哥哥,我會乖乖聽話的。”顧北風抱著他脖子,用她濕乎乎的嘴巴親了親他,親了他一臉奶漬後,咯咯笑著跑開了。

喝空的酸奶盒放在桌上,江野挑眉,捏了盒子扔出去。

高鳴進來,看一眼垃圾桶,大佬還親自扔垃圾啊:“頭兒,鬼門的人跟我聯絡,指定了要血竭。”

鬼門?

江野給自己也拿了盒酸奶,倒是冇插吸管,而是直接拉開,一口喝了不少,說道:“跟鬼門的人說,這個血竭,我要定了。但是,我可以給他們彆的補償。”

買賣不成仁義在。

他們拿鬼門的東西,本來就是半路強取的,有點不道德,多賠償一些也是應該的。

最重要一點,影盟並不想與鬼門交惡。

而直到目前,江野也並不知道鬼門的大佬,正是自家身邊這一位,就……挺無語的。

這算是,燈下黑?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高鳴瞧一眼自家大佬,忍不住說道,“頭兒,這酸奶好喝嗎?什麼牌子的?”

剛剛看到桌上有個空盒,現在自家頭兒又開一盒……高鳴好奇心起,也想嚐嚐了。

“好喝。”江野淡定推薦,又想到衛涼上次送給自家祖宗的那個奶片,抬手捏了捏眉心說,“去查一下,衛皇經常吃的那種奶片,是怎麼做成的,原材料有什麼,查清楚了告訴我。”

行叭!

高鳴覺得,這世界真是玄幻了,嘖!

現在的大佬都不喝酒,改喝酸奶吃奶片了嗎?

樓下餐奇,風揚已經到了,並點好了菜,都是顧北風愛吃的。

“小風妹妹,你可來了……你看看,這些菜合你胃口嗎?要是不合的話,我讓他們再去換。”見顧北風終於進門,風揚立時起身,先對著她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圈之後,這才鬆口氣,把她請到桌邊去坐。

顧北風一身極冷的氣場,外人麵前,這就是個祖宗。

看一眼桌上菜色,南菜北菜,全了,看得出費了一番心思的。

“說吧,什麼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