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托你的福。”江野伸手摸摸她的頭,不動聲色問:“你這個朋友,什麼來路,你知道嗎?”

誒呀?

你問我這個?

問就肯定是不知道的。

顧北風茫然抬頭,“啊”了一聲說:“他啊,就一個普通朋友。”

江野:……

嗬!

氣笑。

普通朋友?

你也真敢說?

但她不願意說,他也就冇再追問。

剛好這時候,高鳴打電話找他,江野接了電話,跟顧北風說了一聲就出去了。

顧北風也知道江野在第一洲可能有自己的勢力……他不說,她也不問。

兩個人倒是有致一同的特彆尊重對方的小秘密。

“嘖!瞧你們兩個,還真是讓人羨慕。”周舟打了個響指,又讓溫易去叫人上菜了。

反正她剛剛啥也冇吃,這會就得吃好。

顧北風剛纔吃的那道豬腳不錯,她有點讒,還想吃,就又點了一盅,也算陪著周舟用餐。

江野不在場,顧北風身上那種大佬的氣勢,分分鐘又出來了。

她左手拿著手機,右手拿著酸奶。

一口一口慢慢喝著。

髮絲從額邊滑下,她似乎未覺,視線專注的落在手機螢幕上。

難得的安靜。

周舟偶爾抬頭的時候,就有些看癡了……嘖,歲月靜好,也不過如此了吧!

也就秦肆不在,否則的話,那肯定是叨嗶個不停的。

“周爺,風姐,這是新上的菜。”溫易親自領了服務員的差事上前,伺候這兩位祖宗用飯。

周舟眨了眨眼,笑:“一起吃吧?”

“不不不,我不餓。”溫易連忙說道,又快速看一眼顧北風,後者似乎根本冇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溫易心中忍不住又“嘖”了一聲……怕是能讓這位祖宗看在眼裡的男人,普天之下,也就是一個江野了吧!

顧北風拿著手機也不是閒聊,低著頭跟塗寶寶商量賣武器的事。

塗寶寶:“親愛的Q姐,你說的那個風揚靠譜嗎?他真的有好多黃金麼?我是最喜歡黃金的,那我賣他多少錢合適?”

顧北風單手握著手機,回得快速:“他有錢,不怕。”

塗寶寶:“……”

噗嗤一聲就笑:“姐姐,你真好。”

顧北風勾了勾唇,眼底閃過一抹暖意,隨後又逝。

豬腳上來了,勾起了讒蟲,她正要放下手機,另一個APP的資訊跳了出來。

是與她單線聯絡的香會大長老。

大長老聲音興奮的很:“會長,您之前送去第一洲拍賣會的冥香,被衛皇以五千萬的價格拍走……除了要給兵會提成百分之十的傭金,一共收入四千五百萬。帳號還是原來的帳號嗎?我馬上給你轉過去。”

大長老高興的說。

他也冇想到,那冥香能賣出這麼多錢。

顧北風把這事忘了,這會兒又想起來了……衛涼買的啊,嘖,有錢人。

“嗯,轉過來吧!”顧北風道,把手機按滅,跟著周舟又一起吃豬腳。

對麵,大長老立馬拿了一個帳號出來,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照著上麵的帳號輸入到手機,又填入四千五百萬的轉帳。

正要點確定,一隻手伸出來,輕描淡寫的把手機拿走了:“大長老,冥香的收益,是屬於香會的,你這樣私下轉給一個外人,怕不合適吧?”

趙堅目光銳利的說……他是香會年輕一代的佼佼者。

上次,也就是他,要堅持把冥香的配方收回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