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:……

這什麼毛病?

動不動往第一洲跑……真以為第一洲是個什麼好地方了?

看一眼周舟飯吃得正香,還是問了一句:“我出去下,要去嗎?”

周舟這會兒也吃得差不多了,立時把筷子一放,連忙問:“去哪兒?”

“機場,接人。”

“你要去接人?接什麼人?”周舟好奇的問,能勞動這位祖宗親自去接的人物,一定非同小可。

“一個普通朋友。”

顧北風見她同意,已經起身往外走。

溫易想要跟著,被周舟攔下,“隻是去接人,出不了事……”

於是,溫易眼睜睜看著兩人起身離去。

兩人的背影,一個沉冷,一個野狂……嘖,反正都挺惹眼的,都惹不起。

倒是顧北風忽又想到什麼,回頭道:“要是江野問起,就說我去機場接人了,他可以打電話。”

顧北風揚了揚手機,她現在學乖了……哪怕以後就是給衛涼鍼灸,手機也要裝在身上,隨時開機。

要不然,哥哥會不高興的。

“嘖,我說祖宗,你現在就這麼怕他,那以後還得了?不得讓他把你吃得死死的?”周舟開車,一路去往機場。

一是,接人不是啥著急的事,早點晚點沒關係,也就多等一會兒。

二是,周舟實在是怕了這祖宗開車……那簡直要飛起來啊!

彆人開車要的是速度,她開車要的是命!

關鍵,還冇個駕照。

雖然在第一洲,這祖宗也是能橫著走的,但本著少惹一事是一事的原則,周舟寧願自己辛苦開慢點。

顧北風無所謂。

她在車上玩著手機,她的手指很細,看起來柔若無骨一般,可週舟知道,這雙手一旦發起狠來……那是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。

“小月亮,你到哪兒了?你可千萬彆放我鴿子啊!”黑龍的電話嗷嗷的又追了過來,並不是他不相信那祖宗不來接他……實在是,那祖宗一向冷心冷情的很,萬一不耐煩掛了電話不理他咋辦?

他人生地不熟,總得找個地方去窩著吧!

嘖!

實在不行,要不來個街頭賣藝?

黑龍心裡暗戳戳想著這事……便見前方停了一輛黑色的保姆車,車裡走下來的男人,一身冰冷,氣場拉滿。

寬腰窄臀,長腿有力,步履生風,個頭還挺高,目測一八零出頭。

一看就是成功人士那種……極其不好惹的。

他也有眼色,立馬往旁邊閃了閃,然後又聽到電話那頭,顧北風的聲音穩穩說道:“十五分鐘。”

“好咧!那小月亮,我就再等十五分鐘啦!一會兒見!”黑龍高興的說。

許是他說話的聲音有點高了,那男人略頓了頓,回眸看他一眼,黑龍若有所覺,馬上回了一記笑容……男人皺了皺眉,也冇理他,繼續轉身往機場裡走。

“嘖!有錢又帥氣,女人都喜歡這一類的吧?”黑龍挑眉瞅了眼,又笑眯眯收回了視線,覺得自己也可以扮成那麼酷的型男的。

畢竟,自己也是很有錢的。

走出去的男人不知道“小月亮”是誰,倒是覺得這個昵稱挺可愛的……很配他家的小祖宗。

不過,他也冇想到要跟一個陌生人去爭一個無所謂的昵稱。

倒是高鳴多看了黑龍一眼,皺眉說道:“頭兒,這個人,有點眼熟啊……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。”

江野腳步不停,大步向著機場裡麵走過去,音色冰冷:“先處理彆的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