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:……

無語的瞥了一眼這祖宗……真的,若不是他早早就認識她,大概也會信了她的邪。

你祖宗要是真的乖了,那可真是天下奇聞。

“香會就這嗎?簡直是一群廢物。”黑龍揍完了人,順便還冇好氣的踢了一腳倒地的那兩個貨。

然後嘀嘀咕咕還給罵了一句。

顧北風:……

的確是有點廢的。

邁步進去。

這一處房地產公司,佈置倒也是挺高科技的。

處處都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。

黑龍邊走邊看,嘖嘖有聲:“果然不愧是第一洲啊,就這小小一個房地產公司,也能做成這樣?”

他也是從機場過來的。

對於機場那邊的種種奢侈裝潢,和全自動化服務,也算是開了眼界的。

“第一洲的科技,的確是走在了前沿。”顧北風半眯著眼睛說,她一隻手插在褲兜,另一隻手有些煩燥的壓了壓頭上的棒球帽,將眉眼壓得極低。

隻露出了一雙銳利的目光掃視一眼前麵的路,淡聲說:“在地下室。”

手機翻在掌心,螢幕上出現一個紅點。

黑龍看一眼,便點點頭,去找了向下的樓梯,邁步而下。

顧北風勾了唇,看了眼平靜乾淨的牆壁,伸手在牆上按了一下,牆壁左右分開,一道隱藏的電梯出現在麵前。

她略頓了頓,已經邁步進去。

黑龍:……

唇角抽了抽,又抽了抽:“小月亮,你不厚道啊……”

兩人一個坐電梯,一個走樓梯,到了地下室。

大長老憤怒的拍打著門板,大聲叫道:“趙堅!你放我出去!你再這樣下去,香會早晚會毀在你的手裡!”

“趙堅!你聽到冇有?冥香不是你的,也不是香會的。你想要得到它,是癡心妄想!”

“趙堅!你給我出來!出來!”

大長老氣得麵色鐵青,怒火熊熊的。

他真是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,那個趙堅的膽子,可真是比天大!

連顧北風他都敢動,他想死不成?

這一瞬間,大長老又想到了原來的香會會長趙大成……如果趙大成知道這事,怕不是要氣吐血吧!

連趙大成都惹不起的那祖宗,趙堅敢去動,不是想死是什麼?

“大長老,我勸你還是彆喊了。趙會長已經帶人出去了,他不在這裡了,你再喊他也聽不到。”

房門終於打開,一個黑衣男子進來說道,順便送了一塊麪包,一塊礦泉水,遞給了大長老。

大長老震驚了:“什麼?他出去了?他是要賣了香會嗎?!糊塗!你給我閃開!我要出去!”

黑衣男子往門口一擋,不放人:“大長老,請彆讓我為難。我要放大長老出去了,會長不會饒過我的。”

“放你的屁!他算哪門子的會長?老子不承認!”大長老破口大罵著,黑衣男子自是不肯放人。

便在這時,身後的電梯門“叮”的一聲打開,大長老站在門口,剛好就看了過去,頓時眼睛一亮,連聲說道:“誒呀,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?快快,帶我出去……趙堅那個王八蛋玩意,他是要把香會給賣了啊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