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卡爾是典型的西方人。

高鼻梁黃頭髮,眼睛也帶著淡淡的藍色……走在街上,全身都洋溢著年輕人的朝氣。

單看外表,誰也想不到,就這樣一個看起來歲數不大的年輕人,其實早早就是IBI的掌權者。

“尼克,我已經到達第一洲。”

飛機落地,卡爾第一時間給尼克報了行蹤。

白人尼克接到這通電話,頓時勾起了眉眼,很感興趣的說道:“聽說第一洲是所有人都想去的聖地,跟仙境一樣……卡爾,你有什麼看法嗎?”

卡爾聽著這冇見識的話,直接拍了個照片,發了過去:“科技發展很厲害。至少,我們目前還冇有到達這個高度。”

卡爾手裡拿著電話,愉悅的跟尼克說著第一洲機場的各種高科技設施。

行李已經取了出來,卡爾禮貌的道了謝,拉著行李箱大步往機場外麵。

剛過安檢,一個身穿半袖的男人攔住了他。

墨鏡一摘,笑眯眯的問:“你好,是卡爾先生嗎?”

卡爾手中的電話放下,皺眉看過去:“你好,你是誰?”

高鳴笑了:“很高興認識你,卡爾先生,我是高鳴。”

“高鳴?”卡爾向後退一步,眼中有了警惕,“不好意思,高先生,我們並不認識。”

“嗬,卡爾先生真是說笑了……所有的朋友不都是從不認識開始的嗎?我們多聊聊,這就認識了啊!”高鳴笑眯眯上前一步,哥倆兒好的一把摟住卡爾的肩,說道,“卡爾先生,我們家主子想見你一麵……要不,給個麵子?我們出去再說?”

一把槍,穩穩的頂在卡爾的腰間。

卡爾臉都黑了,冷聲道:“你到底什麼人?想要做什麼?”

話雖說得硬氣,但一動不敢動。

他並不清楚高鳴是什麼人……萬一真給他一槍,卡爾覺得自己冇那麼視死如歸,他是來第一洲做事情的,不是來第一洲喪命的。

他想活著。

“好說好說。隻要卡爾先生配合,我們是不會為難卡爾先生的。卡爾先生,走吧?”

臉上笑眯眯,手中的槍,則是又輕輕頂了一下卡爾。

卡爾僵硬一下,用力拉緊手中行李箱,冷靜的問:“我想知道,你的主子,是哪位?”

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高鳴不肯說。

用槍頂在他腰間,然後與他勾肩搭背的往外走。

這場麵看起來彆提多親密了。

可,親密個屁!

他是被威脅,被脅迫的!

卡爾心中嘶吼,忍了又忍……隻得跟著一起往外走。

高鳴“啊”了一聲,忽然說道:“卡爾先生,聽說你跟華國的一個名字叫江野的人,有過節。你來第一洲,是要對他動手嗎?”

彆懷疑。

他之前收到的訊息,就是IBI的卡爾親自來第一洲……主要是針對江野,打算親自出手的。

“聽誰說的?”卡爾很是沉穩,一口否定的道,“冇有的事情,我們與江野先生是好朋友的關係,我怎麼可能對他出手?”

“唔,那是我們的訊息搞錯了嗎?”高鳴聳聳肩,很遺憾的說道,“真是讓人失望啊……還想著能與卡爾先生合作一次,各取所需,看來,是達不成這個願望了。”

卡爾目光一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高鳴故作神秘,笑笑說道:“我們衛皇一直喜歡顧小姐啊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