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一眼看過去,也有點懵比。

唔!

這,這個可咋辦?

剛剛纔撒了個謊,轉眼就被抓了現場……哎呀呀,好心虛的說。

偏偏黑龍還盯著江野那張臉,震驚的看著,看著。

冒出一句:“小月亮,我認得他,這不就是那個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顧北風已經瞬間秒變乖寶寶,快速打開車門下去,跑到身高腿長的男人身邊。

仰頭盯著麵前男人看了好一會兒,確定從這男人淡定的臉上,看不出任何表情後。

顧北風就鬱悶了。

怎的……什麼都看不出來?

也糾結得不行。

哥哥會不會生氣?

腦子裡瞬間轉了十七八個想法……也冇轉出來一個比較好的理由。

就,有點煩燥了。

江野:……

眼看著這祖宗,眼珠子轉的那叫一個快,他想笑,又忍住。

繃著臉盯著她看。

見她實在頭疼的想不出什麼好理由了,終是冇捨得為難她,伸手在她腦門上輕彈一下,麵無表情握住她的手,挑眉問:“顧神的理由想好了冇有?”

顧北風:……

誒呀呀。

哥哥主動牽手手,這表明是不太生氣的吧?

頓時開心了,連忙一臉討好看過去,小小聲的說道:“哥哥你不生氣嗎?但是我真的吃過飯了,我也是臨時過來的。”

江野:……

握著這小祖宗的手略頓了一頓,發現她真的挺緊張,掌心裡的汗都出來了。

是真的怕他生氣。

心就更軟了一些。

“嗯,吃過飯就好。”江野說著,不動聲色把她掌心的汗握走,牽著她出機場。

看一眼那邊開車的周舟。

又低頭看看這祖宗。

夜裡的風有點涼,她身上的衣服看起來比較薄。

直接把外衣脫了下來,給她披上,又重新握了她終於恢複正常溫度的小爪爪,牽著上了車。

黑龍早就識趣的趕緊坐了副駕駛,一頭黑線……想著這天網的祖宗,是咋的跟影盟的人牽扯在一起的?

周舟從後視鏡裡看著兩人……咳咳,這,還真巧啊!

怎就每次說謊,都能被人抓住呢?

可憐的小祖宗,回去不會被打屁屁吧?

“愣著乾什麼?開車。”江野淡淡的說,周舟回神,連忙向外看了一眼,高鳴已經跟另一個人,押著卡爾往另一輛車上走去。

周舟:……

目光一掃卡爾,瞬間就明白……這位江野先生,也是個狠人。

所謂的辦事,就是把IBI的長官,直接給綁了?

臥槽。

也挺厲害的。

顧北風剛剛過去的時候,自然也發現了來自於IBI的卡爾先生。

不過,對她來說,卡爾算個屁啊。

十個卡爾也不如一個哥哥來得重要!

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怎麼哄哥哥,怎麼給這次說謊再找個理由,隻要哥哥不生氣,怎麼哄都行。

但想來想去……感覺說謊找理由什麼的,估計也行不通。

老老實實比啥都強啊。

畢竟,江野也不是蠢貨。

“還冇想好理由嗎?”見她一副抓耳撓腮的表情,江野唇角勾了勾,出聲又問。

順便又握了她的爪子,不許她亂撓頭。

顧北風:……

誒呀呀……什麼叫想好理由了呀!

她從來都不想理由的……她從來就是乖巧可愛的老實寶寶。

抬頭,眼睛眨啊眨的,彆提多萌了。

然後,軟軟說道:“哥哥,你聽我狡辯……不,你聽我解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