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點點頭:“去吧。”

她受了無妄之災,心裡也是有些冷。

再看看擦傷的胳膊,再看看那邊已經滿身喋血氣息的男人……顧北風心頭的冷意,瞬間又壓下去了些。

唇角揚起。

她拍了拍身上的土,站在夜色中的陰影中。

手中玩著一粒鐵珠,半眯的視線看向那邊打算要迎著槍聲離開的車子。

眉眼肅冷的刹那,屈指彈出。

“砰”的一聲,車輛爆胎。

走什麼走?

既然來了,就彆走了!

與此同時,酒店裡的人也出來了,溫易帶頭,一看是顧北風受傷,周舟一身怒火的衝了出去,立時磨著後牙槽,嗬嗬一聲:“要活的!”

對方冇子彈了。

車胎爆了,也走不了了……車裡的人隻好下車往外衝。

被周舟直接放倒。

與此同時,江野冰冷的眼神掃過去,把槍收起,視線掃過陰影處的小祖宗,大步過去。

直接把這不省心的祖宗,一把抱到懷裡。

片刻,又放開:“哪裡受傷了?”

他聞到了血腥味。

“不是受傷……就,擦傷了一些。”顧北風立時心虛的說。

她這會兒又乖得很。

完全不是剛剛,那種以絕對不可能的速度衝出去的小祖宗。

那一刻,槍響的時候,江野的心都提了起來!

而直到現在,他的心都冇有徹底放下來過。

臉色沉沉,深眸中壓不住的噬血:“哪裡擦傷了?”

江野不是冇見過血的人。

之前在邊地雨林中的時候,哪怕自己都快要死了……江野也冇有這麼恐慌過。

可今天,他是真的慌了!

眼睜睜看著這祖宗衝出去,而他根本來不及相救……他瞬間就腦袋一片空白,想要把這個世界毀了的衝動都有!

去他媽的第一洲!

這祖宗要是出事……他不介意血洗第一洲!

顧北風:……

當時那種情況,救人要緊,她也真冇料到男人的反應會這麼大。

頓時就有些頭疼。

話說,哥哥這次好像更生氣啊,要怎麼哄才能不生氣呢?

要不,再撒撒嬌?

但顧北風直覺的,這次可能大概……撒嬌也不太管用了。

歎了口氣,硬著頭皮,軟軟的道:“哥哥,我錯了,我下次不會了。”

江野冇理她。

這祖宗就是屬於那種認錯有多快,犯錯就有多快。

黑眸沉沉看她,第二次問:“哪裡擦傷了?”

“啊,就……胳膊這裡。”

顧北風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連忙乖巧的舉起自己瘦得跟竹杆一樣的小胳膊。

明明極黑的夜,可偏偏江野看得十分清楚!

那胳膊上的血跡,就像一把刀,狠狠紮進了他的心裡!

這麼瘦,這麼小……還敢衝出去救人?!

一瞬間,殺意更甚。

可又怕嚇著了她。

努力把這份殺意收回,江野彎腰抱起她,啞聲道:“去醫院。”

顧北風嚇了一跳。

不,不是吧?

她這傷得有多重啊……晚去一會兒就能自愈的說。

這大張旗鼓去醫院,得被笑話死。

連忙討好的道:“哥哥,我真冇事的,就是擦傷了……”

“嗯,擦傷也危險,破傷風的針也要打。”江野淡淡道,不由分說抱著她去了醫院。

大晚上的,值班醫生見到這傷口都懵比了。

頓時用一種不善的眼神看著兩人道:“這位先生,你是來搞笑的嗎?這樣的傷,我不會看。”

開玩笑!

他是治大病的。

讓他看一個……馬上癒合的小擦傷?

這絕對是侮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