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從醫院出來,見外麵停了不少車輛。

衛涼出來的時候,幾乎所有人都向著衛涼望了過來。

門口守著的護衛隊,臉色沉沉,全麵警惕。

“少主,這些人來路不明。”尹月迅速望了一眼,低聲說道。

而衛涼的輪椅,就是他的身份象征。

走到哪裡,都惹眼的很。

停在醫院門口的車輛,見裡麵有人出來,全部抬頭看過去,然後見隻是衛涼之後,便皺了皺眉,又全部收回了目光,壓低聲音道:“不是她。”

“不是顧小姐。”

……同樣的情況,幾乎在所有車輛之內出現。

然後,所有的車輛,又都繼續等待著。

“回去吧!”

衛涼半眯了眯眸,看一眼這些車輛,心中已是有數。

畢竟那祖宗的身份……有些是連他都不知道的。

與此同時。

被這些人正耐心等著的某個大佬,早已坐著江野的車子回到了酒店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她手機扔一邊,不接任何人的電話,也不看任何人的資訊。

眼下隻是一門心思的想要把哥哥哄高興了,其它的事情,都無關緊要。

“有話跟我說?”江野回到酒店,進門之後,第一時間拿了瓶冰箱裡的水,一口喝完。

然後又開了第二瓶。

顧北風眼巴巴的看著,有點怕怕啊!

男人這樣子,完全不像是不生氣……比較難哄。

她皺眉,認真想著自己哄男人的技能,或許回頭要去係統的培訓一下了。

“啊,也,也冇什麼事。就是,哥哥,我這手……”顧北風乖巧討好的說,把自己擦傷的胳膊抬起,可憐巴巴看著他,“醫生說,不要沾水。”

“嗯,那就不沾水。”江野勾唇,回了一句。

瞧這祖宗一臉糾結的表情,他哪裡還捨得生氣?

早就不氣了。

隻不過,眼見她又這麼可憐巴巴的,費儘心思的討好自己,江野也就由她了。

小祖宗太野了,不嚇嚇她,以後再出事怎麼辦?

“哥哥,可是我想洗澡……”顧北風再道,小臉有點紅。

現在的她,倒像是初次被救出來的時候一樣……懵懵懂懂,什麼都不知道。

可相處在一起,熟了之後才發現,這丫頭,纔是真正的大佬。

“想洗澡,我幫你?”

江野把手中的水扔下,半揚著唇說道,顧北風頓時瞪大眼睛,“啊”的一聲,震驚,“你,你幫我洗?”

“對呀,你傷口不能沾水,我幫你洗。”江野這會兒不想做人了……剛剛隻是故意那麼說,可看她這會兒小臉都紅了,耳朵也跟著紅了。

他突然就起了意。

若是真讓他洗……那他,洗吧?

夠十八了。

成人了。

顧北風:……

瞬間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她是不太懂男女之事,可也知道,洗澡這種事,是不能讓一個男人給洗的。

小臉努力沉下來,哼唧一聲,甩了江野一臉:“想得美!”

拿了衣服,自己進了浴室。

江野愣愣看著,忽而啞然。

嗬。

所以,他剛剛是被這個祖宗給撩了麼?

看向緊閉的浴室門,他頓時又抿唇笑起,心情是極好的。

此時,高鳴的電話打過來:“主子,已經撬開了慕情的嘴。血竭的下落有了。”

“在哪兒?”江野問。

高鳴眉頭緊鎖,難以置信:“說是,已經轉手賣給了天網的黑龍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