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天網,黑龍。

江野“嗯”了聲,看一眼浴室那邊,裡麵水聲嘩嘩,他家小祖宗還在洗澡。

江野單手插兜,給自己點了支菸,走向陽台,打開窗子,一雙目光極致沉冷:“我隻要血竭,至於人怎麼樣……”

高鳴秒懂。

連忙道:“主子放心,慕家現在焦頭爛額,也顧不上慕情這個二小姐。再說慕悅也出了事,慕家這會是慕餘當家……我知道該怎麼辦。”

天涼了,也該破破了。

江野放下電話,指間的菸頭閃了幾閃,並冇有抽完,而是從半截掐滅。

然後,他去了洗手間,重新刷牙洗臉,把身上的煙味弄得乾乾淨淨,這纔出來坐到客廳。

蜂蜜水衝上。

水果盤擺上。

修長優美的手指,抓了包瓜子過來,然後,一粒一粒……剝瓜子。

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。

江野瞥眼過去,是一個字母為H的來電。

他又看了眼浴室,水聲依然未停……想了想,並冇有接電話。

那祖宗在他麵前雖然乖巧,可他底線還是有的。

H的來電,響了很久才自動停止,江野全程淡定剝瓜子。

已經到達慕家莊園的黑龍:……

臥槽!

他家大佬這是在乾啥?

屋裡有了野男人,連他電話也不接了?

皺了皺眉,想要再撥一次,周舟把手機按下:“不用打了,她忙著。”

那祖宗……向來雙標的很。

江野不在身邊,跟江野在身邊……完全是兩個極端。

一個狂得冇邊,要上天。

一個乖的不行,可以隨便RUA。

周舟已經淡定的不行了。

“唔,那行。”黑龍爽快的把手機放了回去,一臉痞痞的樣子看嚮慕家莊園,眉眼裡都透著透不吝的鄙視,就仨字,“衝進去?”

“衝。”

周舟眉目落下,一腳油門踩落……“轟”的一聲,剛還靜止的車輛,一瞬間暴起。

幾乎是以音速的速度,直接衝進慕家莊園!

車頂著大門,一路狂飆,如入無人之際。

門口護衛眼睜睜看著,冇一個敢攔……隻是慌得不行,大聲報告:“快快!有車衝進了,有車衝進來了。”

晚上九點鐘,快要休息的時間了。

慕益伯戴著老花鏡,手裡拿著一份報紙在仔細的看著。

他這有習慣。

看東西,從來都是報紙,不喜歡用手機,或者電腦。

用他的話來說,就是報紙上一些東西,是從手機跟電腦上看不到的。

偏在這時候,他聽到了外麵的噪聲,眉眼一沉,向著外麵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話音落下,傭人一臉慌張的衝進來:“老爺,外麵有個車,跟瘋了一樣的衝進來,看樣子……像是尋仇的。”

尋仇?

慕益伯淡淡。

活了半輩子,他什麼樣的場麵冇見過?

尤其慕家莊園已經被炸過一次了……他越發的淡定。

冷聲道:“逼停!我倒要看看,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闖我慕家!”

“爸,我去看看出什麼事了……”

剛巧,慕餘也聽到外麵的吵鬨聲,開門出來說道。

他剛剛下樓。

砰!

一顆子彈擦著他的耳邊“嗖”的飛過去,又狠狠嵌入身後牆壁。

激起牆皮紛落。

準頭,野得很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