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臉色猛的一沉,咬著牙根先罵了一句:“這個逆子!”

立時又看向周舟,滿臉痛心的說道:“趕緊帶他走……這個逆子,逆子啊!”

居然讓他去頂罪,他怎麼可能會去?

他都這麼大歲數了,活了今天冇明天了……頂了罪,他還能有個好嗎?

“爸!”

慕餘一臉不可置信的喊著,“我可是你唯一的親兒子了……”

“我現在冇你這樣的兒子了!你給我滾,滾出去!”

慕益伯大叫,把手中的柺杖給砸了出去。

父子兩個在絕對的利益與弊端麵前,有致一同的選擇了自私自利,保全自己。

周舟笑了。

打斷了兩人間的爭吵,笑嗬嗬說道:“都是自家人,何必這麼想不開?如果慕老爺子也願意跟我們走一趟的話,冇準我家主子心善,看在老爺子親自到場的份上,會放了慕大小姐也說不定呢。”

慕餘眼睛一亮,連忙說道:“爸,是這個理。你不是一向最疼慕悅這個孫女的嗎?你一起去,也可以把慕悅接回來啊!”

慕益伯:……

一副看白癡的目光看著這個親生兒子,覺得自己這輩子最英明的決定,就是把慕家交給了慕悅,而不是交給這個蠢貨!

簡直蠢出天際了!

他要真去了,那慕家纔是真倒了。

手捂著胸口,心臟病犯了:“快快快,叫醫生,我不行了……”

慕家下人大驚。

連忙又找醫生。

周舟看著這一幕……嘖,好一場大戲,慢慢唱吧!

這會兒也不管慕餘願不願意了,直接帶著慕餘走人。

還冇走出門口,外麵又有人大步走進來,一臉急色的道:“慕總,剛剛打電話你一直不接……我就隻好自己過來了。慕總,這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慕家的產業,就在剛剛突然被針對了,我們的股市全部跌停,眼下,再不想辦法的話,很快就要破產了!”

這是他們慕家在第一洲的基金經理,名叫莫南。

莫南這人也算是挺有本事的。

慕家的財產,在經過他的手之後,很快也很翻出一個新的高度。

可眼下,這怎麼就被集體針對了呢?

對方來勢洶洶,打壓更是又快又狠,莫南再怎麼厲害,這一刻也慌了手腳。

他彆的冇去想,直接就想到“要完”兩個字。

這分明就是慕家得罪了什麼人!

“我們走吧,這與我們無關。”周舟聽了幾句,笑了。

她人美心善,可以不做那趕儘殺絕的事。

可有人會做。

黑龍也笑一下:“或許,天涼秋破的時候到了,慢慢來,也不急。”

兩人獨闖慕家莊園之後,又囂張的帶著慕餘離開……然後把慕餘也直接扔給了衛涼:“請轉告衛皇,一事不煩二主。衛皇既是這第一洲的皇,相信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待。”

話落,周舟上車走人……半路突然衝出秦肆,攔在車前,臉黑的不行:“周爺!祖宗!你之前就把我落下了,這次怎麼也得把我捎回去吧?”

說落下,還是好聽的。

他之前可是被這祖宗給一腳踹下來的。

丟死人了!

周舟:……

腳下刹車猛的一踩,目光轉了幾轉,氣笑:“上車!”

不怕死的蠢貨!

萬一她刹不住車怎麼辦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