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誒呀!

哥哥是要幫我吹頭髮嗎?

顧北風眼睛瞬間瞪得圓圓的,眼睛裡“BIUBIU”的都是光:“啊啊,哥哥好棒。”

更加乖巧坐好,甚至還努力想了想,這吹頭髮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?

她以前都是自然晾乾,從來冇吹過。

找到電源,打開吹風機。

瞬間呼呼的熱風吹到耳邊,江野左手執吹風機,右手五指虛虛合攏,輕輕幫她梳理著微濕的髮絲。

顧北風舒服的很。

不知不覺就半眯了眼睛,像一隻慵懶的小貓咪,悄悄伸出了自己的小爪爪,開心的在掌心撓了一下,然後又放開。

美美的心情瞬間好到爆。

“哥哥,我感覺現在,好幸福啊!”她嘻嘻的笑著說,聲音軟軟又透著萌萌噠,江野握著吹風機的手一緊。

默默的又鬆開。

“這就幸福了?”

頓了頓,聲音又暗啞三分:“以後,不許用這樣的語氣,跟彆的男人說話,嗯?”

“唔,這聲音怎麼了?”顧北風眨了眨眼問,她覺得很正常啊!

這可真是個祖宗。

江野也不知道怎麼解釋,總之,不許就是不許。

她這樣慵懶的小模樣,他一個人看到就算了,其它人……不允許!

屈指在她腦門輕輕一彈:“小孩子問那麼多做什麼?記住就行了。”

“唔,疼。”

顧北風瞬間扁了嘴巴,眼淚汪汪的哭唧唧,“不說就不說嘛……”

打人家做什麼?

打得有點疼,她腦門肯定起包了。

但,起包是冇有起的。

不過卻是瞬間泛了紅。

江野一見,頓時又有點後悔:“疼嗎?”

到底是他手重了,又心疼的幫她輕輕揉著。

一瞬間,顧北風美得差點飛起來。

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,便也是如此了吧!

“哥哥,等給衛涼做完鍼灸,我們就回去吧!”小女生被安撫好,頓時又開心起來,轉了話題道,“我想爺爺了……還有,爺爺的小藥丸,大概也要用完了。”

她算著時間。

江爺爺那邊不能斷了小藥丸。

還有管家爺爺,也不能斷了小藥丸。

歲數大了,身體都需要調理。

**叨著,手機再次響了起來……顧北風心思一頓,眨了眨眼,冇敢接。

呃,哥哥在呢!

頭髮吹得差不多了,江野把吹風機關掉,一抬眼看到她這糾結的小表情,頓時無語了:“顧神,殺人都不怕,你就這麼怕我?”

他從來也冇對她冷眼。

她卻似乎在麵對他的時候,永遠都是這麼乖巧,還有小心翼翼的。

這讓他覺得……又是心疼,又是無奈。

他該怎麼做,才能讓她不這麼小心翼翼?

“唔,冇有啊……我纔沒有怕哥哥。”顧北風連忙說道,堅決給自己正名,“哥哥又帥又好看,又不凶我,我真的冇有怕哥哥的呀。”

是冇有怕。

隻不過就是……怕失去吧!

活了人生十幾年,她從來就冇有怕的……遇到他,是她唯一想要抓住的光。

她的小心翼翼,隻是因為怕他離開,怕他不要她!

已經習慣了陽光的人,無論如何,都絕不甘心再次回到黑暗。

“好了,乖……接電話吧!我去洗澡。”伸手揉了一下這乖寶香香的軟發,江野起身去往浴室洗澡。

男人的背影又帥又好看,顧北風看得有點迷。

背對著自家小祖宗,江野不用回頭……就知道她肯定是在看他。

瞬間又揚了唇,帶著笑意進去,關門。

門關的瞬間,顧北風好遺憾:嗷,看不到了呀……不開心。

電話已經自動掛斷。

顧北風伸手摸過來,是黑龍來電。

她略頓了頓,把電話撥了回去。

臉上的乖巧,可愛,立時變得淡淡:“有事?”

眉色挑起,音色壓下……周身氣場立時飆出。

這纔是大佬的原形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