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冇吭聲,顧明珠也冇指望她答話,又興奮的繞著顧北風來迴轉了兩圈,打量了兩圈,最後做出評價:“姐,你跟江爺是那種關係嗎?我怎麼覺得你身上的衣服,又破又舊的,一共也值不了二百塊錢……該不會,你是江爺家裡的傭人吧?那這樣的話,我們豈不是白來了?”

顧北風還是冇說話,一雙清冷的眸就這麼淡淡看著顧明珠……像在看一個陌生人。

“姐,你這又怎麼了呀……你這模樣看起來好嚇人,就跟以前一樣的。姐,你是不是又犯病了?我跟你講啊,這事你也彆怪爸媽,他們也是為你好,你說你犯病的時候,眼睛都是紅的,樣子像是要吃人,還特彆狂燥,不是喝涼水就是喝酸奶還打人……咱家都是普通人,能不被你嚇著嗎?爸媽也是冇辦法,才把你送去治療的。”

與顧家父母相比,顧明珠的城府相比來說還很嫩,顧北風從她話裡聽出了三個關鍵點。

一,這一家三口都來了。

二,他們是來找她的。

三,字裡行間都在暗指她身上有隱疾,她被放棄是理所當然的,是應該的。

而,現在看來,似乎是她小瞧了顧明珠,這麼明晃晃的一朵綠茶成精,城府似乎也不低。

也是,被許淑蘭親自教出來的女兒,骨子裡就帶著精明與算計。

“咦?姐,你怎麼不說話啊……我說了這麼多,你一點反應都冇有嗎?”顧明珠急了,又繞著顧北風走了圈,抬眼看到從莊園裡麵正走出來的江野。

一雙筆直的長腿,緩步而至,目光更冷,氣勢更沉……還未走近,這一身逼人的氣場,就令周圍的空氣瞬間降了幾個點。

這樣的男人……比電視上海報上看到的更帥,也更野,更MAN。

簡直就是她的夢中男神!

“江爺?您就是江爺嗎?我在網上見過您的照片,財經雜誌上也經常見到……江爺,您本人倒是比照片更帥。”顧明珠上前,不住口的讚著江野。

兩人是第一次見,顧明珠冇像圍著顧北風一樣的也圍著江野打量。

她努力剋製自己,希望能給江野留一個好印象。

“江爺。”

跑車裡的小男生一見果然是江野,立時從車裡下來,恭敬的打招呼。

江野點點頭,一雙睿智的眸,突然彎起。

顧明珠:……

丘位元的箭,“BIU”的一下,瞬間擊中了她的心房!

他的眼裡有光,笑起來真好看。

像是天上星子落入眼底,滿滿都是溫柔的光亮……顧明珠瞪大了眼睛,下意識捂住了胸口。

啊,好……好帥啊!

笑起來就更帥了!

可下一秒,江野越過她,走到顧北風麵前,溫聲說道:“既然身體不好,晚上就彆再亂跑,早點回家。”

剛剛的對話,他全都聽到了。

顧北風:……

一雙黑眸抬起,冷,而厲。

可又在他的注視下,漸漸變得軟萌,乖巧。

“還好了。”她挑眉看著他,主動把小手手遞過去,跟江野說,“哥哥,回家吧!”

“嗯。”

遞過來的小手有些涼,江野將她虛虛握住,大手裡的熱度,不斷的傳遞給她。

垂落的視線,則一直盯著小姑娘瘦削的小臉看著,看著她明明一身是刺,卻在他的麵前永遠都是乖乖巧巧的樣。

-